欢迎来到中华诗词网
你好! 请根据您的情况选择:
我没有在本站注册过:
我要创建一个全新的帐号
新帐号邮箱:
新帐号密码:




我以前用邮箱注册过,我要绑定原有帐号:
(绑定后,可用QQ快速登录,也可用原来的方式登录)
原帐号邮箱:
原帐号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论诗 > 讨论
循规蹈矩学对仗
发布于2016-03-22 22:21 点击:1072 评论:2 作者:北雁南飞

循规蹈矩学对仗

———浅谈诗词的对仗


对仗,诗词格律的表现形式之一。诗词中要求严格的对偶,称为对仗。格律诗对仗的具体内容,首先是上下两句平仄必须相反(一三五字酌情),其次是要求相对的 句子句型应该相同,句法结构要一致,如主谓结构对主谓结构,偏正结构对偏正结构,述补结构对述补结构等。再次,要求词语所属的词类(词性)相一致,如名词 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等;词语的"词汇意义"也要相同。如同是名词,它们所属的词义范围要相同,如天文、地理、宫室、服饰、器物、动物、植 物、人体、行为、动作等同一意义范围内的词方可为对。特别是律诗,二三联要求对仗(偷春格以及扇面对除外)不少诗友说:诗词是带着脚镣的舞蹈,对仗太束缚 人了,我认为,既然玩诗词,就要讲究个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诗词跳水、体操可有一比,比如跳水动作,107b,就是“向前翻腾三周半屈体”,运动员可 以脚没绷直,可以大水花,但不能两周半,两周半就是动作失败,这就是等于用没用格律,用了格律,有瑕疵,酌情扣分,而没用格律,0分。又比如跨栏,就是 跨,哪怕踢栏,但不能绕栏,不按格律,怎么能标五律、七律?对仗的定义百度有,不作赘述。对仗的运用有宽有严,因而出现各种不同类型,有工对、宽对之分, 对仗也有多种形式:

一、律诗的对仗:

(一).正对:
出句、对句的意思是相同的 。
如: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我有一联:维民所止嗣庭贬,小犬隔墙高启诛。

(二).反对:
出句、对句的意思相反。
如: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
一首律诗中最好两联中一联用正对一联用反对,这样起伏转折明显些,同时,反对比正对意境深远。。

(三).流水对:
从形式看是两句话,但意思并不互相对立,实际上是一整句话分开成两句来说。也就是这两句话在理解时应该是如同流水般一气贯穿下来。所以叫做流水对。
如杜甫的“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四).借对:借对有借义、借音两种:
1、借义对: 借义是利用词的多义性,通过一个词的某一种意义与相应的词构成对仗,但诗里所用的并不是这一种意义,而是另一种意义。
如杜甫的:“借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三五对寻常(八尺为寻;一丈六尺为常)。
2、借音对: 借音是利用字词之间的同音关系,以甲字来替代乙字。
如:如"残春红药在,终日子规啼"“子”是“紫”的借音。


(五).虚字对:

用虚字来表达。
我有一首诗中用了:曾记乌台诗案否?可知海瑞罢官乎?应该算虚字对。


(六).扇面对:
扇面对又称隔句对,不同于格律要求三对四、五对六,而是隔句形成1对5、2对6、3对7、4对8,

如白居易的:
飘渺巫山女,归来七八年。
殷勤湘水曲,留在十三弦。

我有一首《五律》,四联都运用了扇面对:
城中萦暑气,山里住农家。颐乐清凉界,心怡碧绿茶。
乡间飘暮霭,岭上抹朝霞。缱绻神仙地,魂牵姊妹花。


这里我有一个疑惑,所谓联,尾字上联应仄下联应平,而扇面对上下联(或说出句、对句)一样,焉可称联?


《沁园春》用的是一领三的对仗方式。如主席的《沁园春·雪》。

(七).错综对:就是在一联中 本应该同字位对仗的字(词)错开了。
如刘禹锡的”昔看黄菊与君别,今听玄蝉我却回。”整联中,“君”、“我”,“与”、“却”位置不同。
李群玉的“裙拖六幅湘江水,髻挽巫山一段云”。
我有诗中用了:有爱痴情君可鉴,无心戏语有人嫌。
对仗的形式还有许多,不一一列举,网上都有。

对仗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1.忌合掌。合掌就是一联之中出句、对句,一般应当内容不同或者相反,如果上下二句意思完全相同或者基本相同,或者对仗的方式相同,或者用了同义的实词, 都称之为“合掌”。网上说法多多,我没那本事鉴别,比如对联“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主席的“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网上有人说 合掌,有人说不算合掌。诗友们不妨网上搜一下,自己领会。

2.忌四平头。四平头就是对仗联四句开头都用了同样的词组。如高适的:
巫峡啼猿数行泪,衡阳归雁几封书。
青枫江上秋天远,白帝城边古木疏”。

开头都是用了地名,又如诗友们常用的神州、华夏、赤县、乾坤、天地······,主席的五岭、乌蒙、金沙、大渡,还有诗友们常用的神州、华夏、中国、赤县······,节气:清明、谷雨,夏至、秋分,放在对仗句首等等。

我的一首杭州美(坡底韵)就是标准的四平头,但我很喜欢:
秀丽西湖是我家,天堂风景誉中华。
夏居曲院观荷浪,春到狮峰品御茶。
秋赏排山潮信水,冬寻傲雪腊梅花。
两堤三岛环烟柳,最美孤山披晚霞。

3.避免句式相同。颔联如果是2.2.1.2,颈联最好2.2.2.1,
如: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四平头)

二、词的对仗:

词的对仗说法不一,王力先生在《汉语诗律学》中主张:“词的对仗并非像律诗一样有硬性规定,即便相邻两句字数相同也不一定要对仗”。又在《古汉语通论·词 的对仗》中说:”词的对仗与律诗的对仗存在三点不同,即不限平仄、不避同字、不定位置。而且词曲对仗,只是技巧,不是格律。同一词调,可对仗,亦可不对 仗。词人选择对仗,或是出于修辞需要,或是出于彼此模仿。只有少数词谱,习惯上是要用对仗的”。所以词并不要求必须对仗,只是作者常常使用对仗,形成对偶 句,使我们初学者产生误解。以下是我从网上摘录的需要对仗的词牌:


渔歌子》第三、四句。(三言句)

《醉太平》第一、二句。(三言句)
《阮郎归》后片第一、二句。(三言句)
《摊破浣溪沙》后片前二句。(七言句)
《浣溪沙》后片前二句(七言句)
《南歌子》前、后片第一、二句。(五言句)
《鹧鸪天》前片尾二句。(七言句)
《一七令》从二字句到七字句均须对仗
《风入松》上下片尾句五字句。
《满江红》前片第五、六句(七言);后片第七、八句(七言)。后片起四个三言句可用扇面对
《沁园春》前片第四、五、六、七句(一字领起四个四言句)必须用扇面对;后片第四、五、六、七句(一字领起四个四言句)必须用扇面对。


《西江月》前、后片第一、二句:

······
我有不同的见解,词似乎除了《沁园春》、《满江红》等为数不多的词牌对对仗有要求外,不少词要求对仗不是铁律,如普遍认为【鹧鸪天】的三、四句、三字短句,需要对仗,其实不尽然。发现确实有不少千古传诵的【鹧鸪天】没用对仗,如:
朱希真的“尊前无复歌金缕,梦觉空馀月满林。鱼与雁,两浮沉……;
秦观的“一春鱼鸟无消息,千里关山劳梦魂”;
姜夔的“笼鞋浅出鸦头袜,知是凌波缥缈身”;
朱敦儒的“曾批给露支风敕,屡奏留云借月章”;


辛弃疾的“今古恨,几千般,只应离合是悲欢”,黄庭坚的“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尽清欢”等等,古人不拘陈规,留下的千古佳句,不胜枚举。看来【鹧鸪天】必须用对仗难以服众。

又如《浣溪沙》四五句通常对仗,但也有不少名句不对仗,比如贺铸的“记得西楼凝醉眼,昔年风物似而今”,杨彦龄的“想得故人千里外,醉吟应上谢家楼”等。

相对于律诗,词的对仗主要有以下不同的特点,

1.没有固定的位置。2.不限于上下句平仄相对,而且词的对仗在平仄和用字上比诗宽得多。诗的对仗,上下句不能用相同的字成对(特意同字除外),但词可 以。比如“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又如《行香子》上下片尾一领三字句,有多种方式,如秦观的“正莺儿蹄,燕儿舞,蝶儿忙”、苏轼的“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有湖中月,江边柳,陇头云”、赵鼎的“到黄昏也,独自个,尚凭阑。”(无同字)。,

我认为词的对仗与否应该取决于诗人词意的发挥,作为一种修辞方式,对仗可以使词更亮丽上口,用了对仗,能使诗句读起来铿锵有力,起伏有韵,增强诗词魅力。但不是绝对的,

江上舟摇,楼上帘招。

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银字声调,心字香烧。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这首《一剪梅》词是蒋捷的名篇。其中一口气用了四组对偶句,又加上逐句押韵的特点,就把全词的声律之美发挥到了极致。

另:词有些暗隐的对仗,暗藏玄机。比律诗难,更有挑战性,如:

黄庭坚的《喝火令》:
见晚晴如旧,交疏分已深。 舞时歌处动人心。
烟水数年魂梦,何处可追寻?
昨夜灯前见,重题汉上襟。 便愁云雨又难禁。
晓也星稀,晓也月西沉。 晓也雁行低度,不会寄芳音。
下片后四句:“星”、“月”与“雁行低度”与“不会寄芳音”,可组成“星月雁行低度,不会寄芳音”,与上片“烟水数年魂梦,何处可追寻?”对应,何等巧妙!
我的一首《喝火令·钱塘江畔雾蒙蒙 》学写了这种对应:
恶雾萦幽岭,浮霾锁大江,垢尘弥漫罩城乡。
冬冷暗灰浊宇,云厚日昏黄。
朔望鲜明月,朝夕少晕光,有违天道必遭殃!
盼那春风,盼那暖熙阳,盼那碧澄清昊,水秀柳轻飏。
组成:春暖碧澄清昊,水秀柳轻飏。冬冷暗灰浊宇,云厚日昏黄。

词使用对仗,既可用工对,也可用宽对。某些上、下句字数相等的句子,即使在前人没有用对仗的例子,能对仗尽可能对仗。词中的对仗是很灵活自由的,凡可对可不对的属于自由对仗。

综上所述,窃以为大多数词的对仗不是绝对的,我的观点是,能够对仗,尽可能对仗,可以增加词典音韵美、意境美。

上述是我平时交流中与诗友学习的,特别是思尘老师、心夫老师经常给予悉心的指导。这些体会仅作交流,希望诗友自行思考,因为网上对对仗有不少争议,甚至对 王力先生四本诗词格律著作《汉语诗律学》《诗词格律十讲》《诗词格律》《诗词格律概论》和《古代汉语》里对对仗的阐述也提出异议,这些书我没看过,前几天 曾经转载过一篇文章。近七十的人了,学诗只是退闲消遣,不作学术研究,玩玩儿而已,没必要这么高深,但一些基本知识略知一二就可以了。


点赞(1)
收藏文章(1)
向编辑推荐
分享:
最近访客

黄子子

乐君

耕夫

乱云飞渡

发表评论
回复:  
网名: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
北雁南飞男67岁
杭州
首席版主
注册日期:2014-08-11
最近登录:2018-05-24
作品数量:899
空间人气:101133
粉丝人数:83
关注的人:83
最新帖子
《曾公国藩赋...  08/20太湖山好水甜...  05/30菊花词  11/06唱歌有感  08/10七绝-掬露煮...  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