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华诗词网
你好! 请根据您的情况选择:
我没有在本站注册过:
我要创建一个全新的帐号
新帐号邮箱:
新帐号密码:




我以前用邮箱注册过,我要绑定原有帐号:
(绑定后,可用QQ快速登录,也可用原来的方式登录)
原帐号邮箱:
原帐号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论诗 > 体会
我是怎样学习写诗的?(作者:灵子)
发布于2019-06-04 15:17 点击:42 评论:0 作者:友谊之花

《痴得其美,痴得其乐》

 各位诗友晚上好!

    今晚在这里和大家做一点习学古典诗词的探讨和交流。对于古典诗词创作,我自己也还研习尚浅,所以今晚我就自己几年来学习古典诗词的一些体悟和大家做一点粗浅的交流,希望能对诗友们有一点借鉴和启发。对于我个人而言,学习古典诗词,是冥冥中既定的一种缘分,这和人与人之间的遇见是一样的,简单两个字,就是投缘。

    什么是投缘呢?就觉得那种美,那种好,那种情致,和自己的审美情趣、心性、心怀,都有无微不至的感应和契合,不由得你不钟情,不喜爱,不痴迷,就像汤显祖在《牡丹亭》中说的那样“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人们常说,人这一生,至少要有那么一次,为某个人或者某样东西而忘记自己。但好的人,好的东西,都不是让你忘记自己,而是让你通过他们,遇见更好的自己。诗词对于我,就是这样一种缘分和造化。

    当然,我一直觉得自己天赋不高,但也正如一句话所说的那样:内心的热爱和热情可以弥补才华的不足我的情况大概如此。虽然天赋不高,但凭着内心的热爱,不间不断的坚持学习,就自己和自己相比,稍稍也确实有了一点体悟和进步。回顾总结这几年的学习,我大概经历了这么几个阶段。

 

一是盲目仿古,矫揉造作的阶段。这大概也是许多初学者绕不开的一段弯路,认为古体诗嘛就得“古”,不古则不雅。最好是混到唐诗宋词里,让人分辨不出来。举我自己仿古阶段的几首拙作,诗友们一看即可明白,何谓盲目仿古:

 

《一剪梅》

帘卷西风月渐寒, 露浸幽窗,霜透轻衫。

南鱼北雁各天涯,千里云风,万里江山。

岁老红颜梦未阑,蜡尽烛灰,丝尽春蚕。

莫教绝意两飞分, 念也凄然,怨也凄然。

 

《点绛唇》

晚来风急,斜刮骤雨敲窗密。

滴答声里。点点愁思绪。

满院繁花,瓣瓣随风去。

夜深寂。了无睡意,心事无从寄。

 

《喝火令》

布谷啼山外,黄昏垂玉栏。早春新雨更添寒。

寂寞事休提起,哪样不相关?

最怕三更夜,无端眠又残,厌厌独向月儿弯。

无尽风声,无尽忆成烟,无尽思量瘦损,此恨不能言。

 

上面这几首,就都是我开始学习古典诗词的时候写的,从用辞到意象到情境哀怨,是有意模仿古人,显得矫揉造作,用力生硬,基本上也没有什么章法可言,实在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回头去重读

 

那么,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仿古”非但不雅,而且应是今人学习和传承古典诗词的大忌呢?偶然的一次机缘,我读到赵缺先生写的一篇《彼岸诗话》,这篇诗话,对于当时初学诗词的我的确有一定的启发作用,文中论诗的观点虽不尽赞同,但就拟古仿古的看法,颇觉得中肯在理,在当时真有“一语清醒梦中人”的感觉。他说:“古之大家皆以时语为诗。故周人作周语,唐人作唐语。今之腐儒,惟以古文为诗……作拟古(仿古)诗如镀金于锈铁,虽光芒闪烁,然有形无质。”细加省思,其实就是,今人作诗,就应该用今语才合时宜。这就比如,我们在街上时常见到一些女子,她们身着古时汉服,梳古时发髻,看着非常古典,但她们还是要用现代的手机,说现代的汉语,而不必去模仿黛玉宝钗说话

 

另一位使我恍然大悟的则是木心先生。确切的说,是读到一则关于木心先生写古诗词的趣事。木心小时候,就师从一代词宗夏承焘学习诗词。当木心把自己写的诗集手稿拿给夏承焘看时,夏承焘很是惊讶,夸赞他小小年纪写诗作词竟然如此扎实:“如果把这本集子混入唐诗宋词里,也是很难分辨出来的。”木心听了之后,默默回集子,把它丢进烤火炉里烧了。木心母亲纳闷不解,问他为什么要烧了诗集。木心回答说:我写诗词是为了写出新意,老师说我的诗词和唐宋人并无区别,说明我还只是模仿,与其照搬模仿,不如一把火烧了。”看了木心的这一则趣事之后,我从此便彻底从仿古的误区里走了出来。

 

第二阶段,用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奢求境界的阶段。就觉得诗词创作,不论咏花吟草、人情世故,都要费尽“苦心”显示自己的高格和境界。当然,就诗词的审美而言,格调和境界都是非常好的。问题在哪儿呢?问题在于刻意。凡事刻意,必失其真,失其自然,给人的感觉就是“装神”的嫌疑。是怎样一种刻意呢?就比如:“散尽浮华入水流。”“悲欢且付窗前月,静坐沧桑守陋屋”这一类。这一时期的这一类诗,就多是这种刻意清脱的味道。整的就像自己什么都看破了、看淡了,无所谓尘世浮华,无所谓悲欢离合了,以为看淡看破就是境界高上。也许是受王国维 “有境界自成高格”的词话影响,境界两字就一直被大家用衡量诗词的高下。那么,境界是什么呢?各人对境界的理解、态度或者说定位,是由各人的人生观,价值取向,心怀、理念等等来决定的。

 

就比如我自己,当时的价值取向、心怀、理念等等都相对狭小、浅薄,就以为看破红尘,看淡名利,出世清宁就是好格调,高境界了。后来,当我在一期《鲁豫有约》里看到叶嘉莹先生的访谈节目,先生那种“骥老犹存万里心”的胸怀和她看透小我的狭隘无常之后,把自己投向更广大更高远的人生境界深深触动并感染了我叶嘉莹先生90多岁高龄,依然奔波在讲学古典诗词的路上看过那一期访谈节目之后,我还因为感动,为叶先生拙题过一首小诗:“世味烹开饮到醇,浮生淘尽剩天真。何须醉老一壶酒,我有诗心慰风尘。

 

自此,我对“境界”又有了新的体悟,更赞赏那种骥老犹存万里心”的热心和担当。觉得这样的心志,也才是真正高远博大的境界,应照在诗词(文学)创作中,其诗其词也才谈得上境界,也才深动人心,感人不已。

 

当然,境界、格调都不是写出来的,更不是人为营造出来的,它必须和作者的身世阅历,社会担当、社会付出社会贡献等多方面吻合一致才能成为真境界。倘若你并没有陶渊明、王维、苏轼那样的身世,那样的人生背景和人生经历,却一味从表象上、从形式上去强调“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那就容易让人产生生搬硬凑、不合时宜,甚至是完全相反的的感觉。

 

我自己的体悟是,倘若人生尚未走到相应的境地,尚未够得着相应的资历、担当和付出,就不必刻意罢出清高脱尘的境界。还不如真诚呈现烟火平凡人的平常悲欢,只要是真情实感,就都有动人之处。相反,刻意去“悠然见南山”、“ 小舟从此逝”,反而会让人觉得虚、觉得假。

 

第三个阶段,就是当下这个阶段了——力求返璞归真的阶段。一个人行走在什么样的道路上,就会遇到什么样的良师益友。当我下决心坚持学习古典诗词,这一路上自然也就结缘了越来越多的良师益友,使我受益匪浅,尤其近两年,使我在诗词品赏和写作上,终算是有一点开悟,得一些要领,相比于从前的自己,也算是有了一点实质性的进步吧。

 

那么,何谓返璞归真?我个人的定义是:自然、朴实、真诚,对人世应有的悲悯和关爱。对人世之悲悯、关爱虽然不一定能做到或者做得很好,但至少自然、朴实、真诚是我自己力求一定要做到的。宥于时间和篇幅,就不再一一展开细说了。选几首近两年我自己觉得比较有代表的作品分享与大家:

 

第一首,是我收到江南的好友梅子寄来她刚出版的书《遥知不是雪》,我非常喜欢梅子的书收到后就夜读不舍,之后给梅子题寄了下面这首小诗:

《夜读梅子书题寄梅子》

时近中秋月满窗,江南此夜可寻常?

我因翻动梅花句,斗室暗生缕缕香。

 

第二首,是我收到朋友寄来的白玉糖有感而作的:

《白玉糖》

细品一生不够长,君将好味寄同尝。

每逢酸涩心底事,含笑剥开白玉糖。

 

第三首是我一通期待已久的电话之后感慨而题的……

唇边余笑傻三分,眉眼怔怔未还神。

耳畔回音犹似幻,真真欢喜反疑真。

 

下面两首,写的是我每天步行上下班都要经过的,种在湖边的一排紫薇花,紫薇每年五月开花,非常漂亮,非常惹人喜爱,所以每年开花时节,我都会随兴写上一两首

第一首

湖光新夏景偏嘉,每误流连晚到家。

最喜晴空骄欲艳,闲风吹落紫薇花。

 

第二首

春愁未起忘春归,五月南国花更肥。

酒待故人盈杯盏,倾城一醉向紫薇。

 

下面三首,写的是近几年新兴《全民K歌》

第一首

手机搭起赛歌台,不是歌仙我亦来。

浅唱低吟娱乐事,事关肺腑俱情怀。

第二首

流水高山少瑟琴,如歌岁月有佳音。

声情婉唱心中曲,耳畔谁聆曲中心。

第三首

岁到蹒跚万事宁,只留明月照门庭。

当年小曲声犹切,打盹炉旁正好听。

 

类似这些小诗,多是随时随事随地而感而作,写的也都是自己日常生活里的一些小事。不再刻意奢求境界,只是真诚的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情感,算是心与物交感的自然呈现吧。借用张爱玲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低到尘埃里,又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戏曲界有句话叫“不疯魔不成活”,其实,这话放到任何艺术领域都是相通的。疯魔,即痴。投心寄情于艺术,最好的状态就是一个“痴”字,不痴不得其美,不痴不得其乐,因那痴里有执着,有初心,更有天真。那么学习古典诗词,如何痴得其美又痴得其乐呢?

 

我想套用一段关于论画的言词,虽然论的是画画,但也很契合于文学艺术,这段话是这样的:“人品不高,用墨无法。泯没天真者,不可以作画。外慕纷华者,不可以作画。与世迎合者,不可以作画。志气堕下者,不可以作画。”而用歌德的一句来总结,就是“在艺术和诗里,人格就是一切。”

 

说到人格,仿佛很大。其实,落到每一个具体的人身上,落到每个人的日常行为里,也就是“真、善”两字。性情真者,亦纯亦正,不轻薄不滑巧,渗涵于作品中,才会有淳淳之气可以感化,感化自己,而后感化别人;心怀善者,博大宽宥、通情万物、诸事达礼,兼融于作品中,也才有皎皎之志可以勉励,勉励自己,而后勉励他人。 

 

我们读前人的诗词作品,最打动,最感染我们的并不是高招的创作技巧和才华。而是那些作品中所蕴涵的情怀和情感、所承载的胸襟与气节。所谓传承,我认为,这也才是我们当今诗词创作中最需要传承,也是古典诗词中最美好最精华的那一部分。

 

读一些今人写“古典诗词”作品,常常会有这样的感受:一首诗(词)读下来,字字句句都是精雕细琢,都合乎格律,频频用典也彰显出作者学养不低,但,就是不感人,无法让人心头一颤。这样的作品,把太多力气用于平仄格律的字字必究,字字必对上,往往输于刻板、输于匠气。而刻板之人,怎么会有大胸襟,大情怀呢?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输于情怀与情感。

 

我们看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李易安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看似随口而出,信手拈来,但其实,非得是那个人,有那样的修养、那样的情怀,才能有那样的感发和吟咏。

 

诗词的技巧是可以练的,灵性也还可以练,写得多了,思维模式纯熟了,灵光也就容易闪现。但情怀心胸,性情真善、却不是练笔,多写就能练出来,写出来的。

 

记得好友静飞说过“诗词美不强加于人”。同样的我觉得情怀、品格、境界等等,更不可能强加于人,全各人修为。你的作品,就是你的镜子。你想让自己在镜中立得起,你自己就得先立得起。所以,必先立身、立人,才能立诗。这其间的关系,也可以借用苏轼的一句词来表达: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一点浩然,助君千里。所以,学诗修诗写诗,浩然之气不可丢,天真之气不可泯,良善之心不可无。

 

学诗写诗有什么用?其他不必赘言,我觉得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诗人自己可以从中得到修身立世的心志和勉励。如此,“一波才动万波随”,作用何止一二?如此,也才算真正领悟和收获诗词之美、诗词之乐吧。

 

纵观千古诗家,从屈原宁死守节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到陶渊明不屑合污而“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到李白被流放后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到杜甫穷困流离中仍呼号“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到苏轼被贬后的“老夫聊发少年狂,酒酣胸胆尚开张”,到李清照饱经沧桑后的“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这些真正的大诗人,无不是把他们自己的一生过成了一首情志高远的诗篇,这也才是“痴”的最高境界!当然,我们不会成为李白,成为杜甫,成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但至少,我们可以以诗的情怀,诗的风骨,诗的气度过好自己启承转合的一生。

感谢各位诗友,今晚的交流到这里,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点赞(2)
收藏文章(0)
向编辑推荐
分享:
最近访客

百合韵书社

云在山巅

梓墨淺汐

发表评论
回复:  
网名: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
友谊之花男6岁
诗坛版主
注册日期:2017-05-02
最近登录:2019-06-18
作品数量:471
空间人气:56171
粉丝人数:18
关注的人:15
最新帖子
《曾公国藩赋...  08/20太湖山好水甜...  05/30菊花词  11/06唱歌有感  08/10七绝-掬露煮...  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