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华诗词网
你好! 请根据您的情况选择:
我没有在本站注册过:
我要创建一个全新的帐号
新帐号邮箱:
新帐号密码:




我以前用邮箱注册过,我要绑定原有帐号:
(绑定后,可用QQ快速登录,也可用原来的方式登录)
原帐号邮箱:
原帐号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论诗 > 观点
诗的「会吟读」与格律的「犯孤平」
发布于2019-07-06 13:10 点击:148 评论:2 作者:湯安


诗的「会吟读」与格律的「犯孤平」



文/湯安






醉多适不愁



唐   高适 《淇上送韦司仓往滑台》:



饮酒莫辞醉,多适不愁。

孰知非远别,终念对穷秋。

滑台门外见,淇水眼前流。

君去应回首,风波满渡头。



「犯孤平」是颇为著名的格律诗病,研究和谈论者众多,带来的有关拗救分析文章也不少。


本文简叙杂谈,先开诚布公表明观点:跟纠结于八病一样,死抠出律、拗救的文章作者往往共同特征是局部大于整体,甚至有些人盲从检测软件,见木不见林,因而检测貌似“合格”却罕有朗朗上口的动人诗作。


研究平仄格律自然不错,但是为何反对死抠纸上谈兵的出律孤平?


以上面这首边寨诗人高适的送别名作的“多适不愁”诗句 ,对比老杜的“深露气清”(首联上句,下句是“江月满江城”),共同特点确实是犯孤平,二句里面的「醉」字和「夜」字属于平声字位用成了仄声字。这两句是许多格律行家谈论犯孤平这个「律诗大忌」时必举的例子。


有统计说这样的“诗家大忌”在全唐诗里超过150例,作者涵盖极具才力的李杜,白乐天,小李杜(李商隐、杜牧)和上面提到的高适等唐诗灵魂人物。正因此,有的反驳文章径直提出「孤平不是大忌」的看法。


这个问题比成语小马过河要复杂一些,首先,格律诗不可能没有格律,它们确实有客观的平仄格律规则,因而会吟必须掌握格律,违反格律规则往往难以吟读。其次,单纯琢磨格律并不能达到会吟能吟,诗词是读声吟诵的艺术,格律离不开具体语境和实际吟读。“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规则需要服从客观实际应用,单纯罗列于纸上的格律并非真理天条,不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它们需要通过吟读检测,符合吟读才具有最终判定权,或者说具有拗救权。


所以学诗首先需要正确的方法论,就是坚持实践,坚持诗词的「可吟标准」,实践检验重于软件检测。正确次序是先了解诗词如何可吟如何耐吟,通过吟读来训练感觉,打下这个基础再去看平仄格律就大为不同。这是我主张「以吟读定格律」的依据。


“诗词非一格一律”,这句话是当年求教52方家跨虎闲人有关一些网友争议问题时学到的”跨虎金句”。学诗词一旦盲从格律、诗谱、韵谱就容易脱离实践,纠结于细枝末节,削足适履,见木不见林,最终无功而返。


学会吟读的好处是知其所以然,可以游刃有余,省了去记那些“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的枯燥乏味格式。就像对于”梨子味道如何”,商家的论述广告可以是半寸厚的一叠分析单据,或者一面墙大的广告图画加溢美之词,买家购买判断的依据当然不必如此,张口尝一尝就行,时效上云泥之别,一口咬下来半秒钟就能得出结论。舍近求远翻书看广告阅读论证材料则复杂许多,不仅耗费时间,而且隔靴搔痒,始终面对的是二手资料。这样不自信的买家很难说不被不实广告绕进去,一筐梨子买得不堪下咽,还可能上当搭了副拐回来。


以前为了研究“格律诗拗救规律”,曾经特地对比分析近体诗格律句式,删繁就简总结出格律诗哪怕算上拗救也不会超过七个平仄句式,以之与诗友交流。


当时自我感觉查证得辛苦,论证得简明严密,成就感不凡,颇期待有人举出反对句式。事后再看那些论述,始觉枯燥乏味,根本不值得去记那些列举的平仄句式,而且连自己也很快就忘记那个总结,不奇怪没有真正读它的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万幸读者不买那个账。—— 作诗明明有嘴巴吟读,干嘛转换成眼睛去看的干巴巴的符号句式,用无声的仄仄平平仄仄平符号来堵住嘴巴?


因此,见到诗病拗救的大论文章大家最需要的恐怕就是一扫而过,知道作者成色几分就行,或者直接略过,不浪费时间。有那个时间不妨通过吟读判断,还能同时不自觉地给出拗救选择,一举数得,如此而让砖家望你硕背,何乐不为。


虽然没有一一细查全唐诗里的孤平诗句,我的结论是全唐诗的犯孤平诗句当属合格好句。这一百五十多句所谓犯孤平作品出自吟诗者,选自懂诗者,我更相信他们被选入经历了数代人反复吟读赏析的全唐诗自有道理。作品具备自然可吟的境界,岂有犯规之理。


实际上以王力启功先生之才学和雄辩,他们其实也根本没有把话说死,换句话来说就是离开了联句和上下文,没人真正总结得出格律诗的“犯孤平句式”,遑论脱离语境的拗救。这与那条「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通俗建议不同,后者绝大多数时间要更为可靠。在此,反对者只需分析一下上面高适那首五律的字声就知道死格律与活吟读之间的区别。


诗句与诗是有机一体的,句式本身的格律需要服从于联句、全诗和整首作品的吟读,后者大于前者,前者自然需要服从于后者。


文末再举一首高适之友李颀的“犯孤平”例子(有论者以为只有上面高适那首和下面李颀的这首属于全唐诗里面真正犯孤平例子):



野 老 曝 背



唐  李颀



百岁翁不种田,

惟知曝背乐残年。
有时扪虱独搔首,

目送归鸿篱下眠。




单纯对这首七绝首句的平仄分析没有多少意义,(读者不妨先吟读,然后进行整诗的字声分析,或者软件检测),如此具体实践吟读就会发现不同:全诗可吟,并没有出律。


最后,替换可以对比检验吟读与炼字,换回去符合不孤平的平声字来看看上述三句在诗中的表现:


「饮酒莫辞醉,多适不愁。」


黑露气清,江月满江城。」


「百岁翁不种田,惟知曝背乐残年。」



对于如此硬改出来的合律读后的感觉如何?


八个字:平淡无奇,张力尽失。一字之差就让联句诗意如鸡肋,失去谐趣、活力和诗力。


诗人是有血有肉有脊梁风骨的人,诗作追求的是意境境界和感染力,没有了棱角张力,天真意趣,牺牲奇险与诗力,再中规合律也是“整体无律”,因为不具备诗的文化魅力,佳作特质、意境跟感染力。



转载:古画动起来是什么样子


【文/观察者网 郭肖】

中国山水画自古以典雅、大气著称,观者无不赞叹,你有没有想过亲自“走”进那些画作中的场景,与古人同游画中的山水呢?


先来看一幅画;

一眼看过去,你看到了什么?树林?空山?云雾?还是亭子?

那么,当它动起来呢?

13日,微博博主@i风云历史 发布了一组动起来的中国山水古画介绍了这幅《秋林读书图》,让无数网友赞叹不已:“意境非常立体”、“有置身画中的感觉”、“古韵流转,透纸而出”。






点赞(1)
收藏文章(0)
向编辑推荐
分享:
最近访客

飞文染翰

羡恩

小怪

百合韵书社

发表评论
回复:  
网名: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
湯安男2岁
高级顾问
注册日期:2014-09-29
最近登录:2019-10-17
作品数量:192
空间人气:64558
粉丝人数:41
关注的人:2
最新帖子
《曾公国藩赋...  08/20太湖山好水甜...  05/30菊花词  11/06唱歌有感  08/10七绝-掬露煮...  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