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华诗词网
你好! 请根据您的情况选择:
我没有在本站注册过:
我要创建一个全新的帐号
新帐号邮箱:
新帐号密码:




我以前用邮箱注册过,我要绑定原有帐号:
(绑定后,可用QQ快速登录,也可用原来的方式登录)
原帐号邮箱:
原帐号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诗 > 原创新诗
再次说到人间(组诗)
发布于2020-06-23 16:38 点击:54 评论:1 作者:邵军祥

再次说到人间(组诗)

 

邵军祥(甘肃定西)

 

在乡下小镇

 

三月,塞外迟到的春天

仿佛趟在乡下的画廊里

落日金色的镶边上

杏花、桃花竞相绽放

一场不经意的雪,他们就谢了

太多悲伤,就始于一场大雪

这个夜晚我身临其境

尽管柳树的绿色在拼命加深

 

冻毙于风雪中的抱薪者从远方消失

没有带回被阳光反复暴晒的佳音

在城市摸爬滚打的乡里人

时髦的衣着藏不住的浓重乡音

只有在田间劳作的人们

挥汗如雨,这些熟悉的身影

内心炽然着深藏不露的火焰

几乎就要露出鲜艳的灵魂

 

哦,在小镇,那些平淡的日子

它带着水土的色泽和野花的香气

一晃而过,又频频回首

一个流浪的魂魄还在低处寻觅

 

我和个夜晚不愿再见 

 

麻雀归巢,牧羊入圈

一群野鸡隐入暮色的田野

一片绿色在微风中告别白昼

所有忙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在这单调而慵懒的乡下

广场舞也跳得如火如荼

一切消逝的事物都各有去处

有着相似的消磨方式

  

那个夜晚,伸手不见五指

世界正好缩小到一扇窗户

我正好站在窗外

奢望朴素得像一幅素描画

但我不在画里,仿佛

一个被雨雪淋湿的过客

我为苍天的不仁不义

为写下的每一行诗局促不安

 

岁月啊,这一晃而过的几十年

这人世间的每一天,我在其中

就像一个极不安分的叹词

春天,我和那个夜晚不愿再见

 

一片雪落在我的伤口

 

春天,所有的植物相继萌生

一场雪,悍然落下

其中有一片,撕开我的伤口

六角形的箭矢刺穿心扉

一声噩耗,让人呼天抢地

 

季节的扉页上,弥漫的疫情

惊惧而庄严,想象着逝去的亲人

随万物重新归来,一尘不染

这人世间满目的苦怆

被一片雪压碎了梦想

哪一个是我刚刚走远的二妹

春风温软,寒冷却如此真实

如此刻骨铭心地痛彻

“生死一离枝,陨落天地泣”

而踽踽孤行的人在风中再次孤独

像我一样,只能像我一样

在黑蝴蝶恣肆的盛仪上痛哭流涕

 

请宽恕我曾经的麻木和愚钝

我还有太多的痛苦和无奈

走到岔路口,尽管可以重新开始

但现实早已替我作出了选择

 

杏花是山里的女子 

 

说到杏花的时候,我满眼泪光

你一定会想到山里的女子

她们的凋谢和许多事物的消逝

一模一样,从一场雪开始

临近的桃花,并不会在意

心形的花瓣,数个月前的预感

就已经让它枯萎和憔悴

寒意的风猎猎吹过

先前的娇美瞬间会面黄肌瘦

 

所有的杏花都会落下

一片一片地,但你不知道

哪一片曾被人间捡起或着带走

就像一个人的周遭和苦难

会把每一截枯枝每一片叶子冷透

而大地从未感到过失去过什么

 

混迹于恍惚的人世间

琐屑撕咬着,所有的不堪回首

都是屈辱的白昼和挣扎的夜晚

在数不清的喧嚣中翻捡稀薄的光亮

在人间,嘴唇再次干裂

梦想着从水里摄取火焰

杏花凋落的时候,春的妩媚

又被黄土深埋了一层

 

放下,是一件艰难的事

 

连存身的最后一片叶子也要掉下了

卑微的身子紧靠着枯瘦的枝丫

盘亘在头顶的乌云还未消失

霹雳的雷声欲罢不能

压了那么久的石头,放下它

放下我坚守了一生的坚守

放下我敬重的文字,纸和笔

思想的血液就会从此断流

 

低处的寻觅、消弥和落声渐次而来

在这个夜晚,想起一路的奔跑

想起风、想起雨和眼里不时揉进的沙子

平静的心,又一次被沿途的风景灼伤

竟会落寞到无处安放的地方

一点光亮,才能带走我骨髓里的爱

 

拾起,或放下,头也不回

这是坚强的表现,得到过的

就放在我放下的这个地方

放下了,便会有更多的迷路者

顺手带走,直到他也想放下

放下了,就开始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天黑

 

放下,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

正因为放不下,我才疼痛

一个人能把它放下

除非,你也就放下了自己

 

我所说的坚守与放下

只是血液从脉管到笔端

汗水从毛孔渗出一条坦荡溪谷

漫过万千重山的过程

何其漫长,又何其短暂

放眼望去,就是我们

苦苦挣扎被霜雪掩埋的那段

 

一张预设的

 

出没于饭局的你

推杯换盏,把酒言欢

一张预设的网

网住了所有的心机

 

此时的寒暄与客套

便成了横垣在路口的契机

蜜糖与鸠毒,五味杂陈

饭前,阳光明媚

饭后,阴霾弥漫

 

心事和往情,投机者观其所好

轻松的佳肴和酒水

让你疲惫得不堪一击

回家的路上,你会愧疚得摇头

说我曾经亲历过的时候

抹脸的双手,全是泪水

 

一场落花流水的饭局

一次风花雪月的聚会

被他收入到诗句的末尾

你第一次听见了落叶的轻叹

在人情与世情喧嚣的尘埃里

让意志蜕变成欲望的俘虏

 

在上海,说到了家乡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家乡

在甘肃定西,许多传说和轶事

早已被时间的快门定格

除了黄土、苦疾和五谷粮食

我似乎再也不愿说什么了

太多的赞美和颂词

都是千篇一律的重复

耸起的高楼,新添的瓦房

各类表册里不断攀升的数据……

 

冬春的黄,夏秋的绿

庄稼人照样早出晚归

打工族还是六神无主地

凭耐心撞着运气

一场冰雹会熄灭胸中的火焰

奔涌着欲望的铁流

日夜不息地追逐着远方

 

定西的夜,漫长而孤寂

白领们可以从容端起一杯热茶

重新浏览一遍

天明即将到来的已知和未知

在上海,除了亲人我两眼煤黑

遥望故国的山水

回放一路跋涉的影子

一座远山迎面飞来

把我撞成了终身的内伤

 

六一儿童节

 

在亲人的眼里

你们个个是王子,或者天使

祖国的花朵未来的栋梁

稚嫩的童音穿过院墙

今天,是你们自己的节日

 

艳丽的服装裹着鲜嫩的身体

稚气的脸蛋藏不住喜悦

欢快的舞舞姿荡漾着涟漪

在舞台上奔腾、飞翔

我渴望的天使是幸福的鸟儿

它们有一双为理想生就的翅膀

 

现实挤兑得让我不寒而栗

城里的学校越来越多

进城的学生拥挤不堪

乡下的校门多数紧锁

惨状如无人光顾的荒冢

不再歌声四起

不再书声琅琅

 

已经是六月的季节

落花早已顺从了风声的安排

乡村承受着暴雨的袭击

迫近的现实,再次漫过心崖

 

我的学习

 

其实,从出生的那天起

我就开始了学习

自觉或不自觉地学习

主动地或被动地学习

为生存、为生活、为形式

 

从书本上学

从生活中学

从社会上学

从网络中学

无处不学

无时不学

 

有人说,学习

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

能从中找到鲜花和微笑

可我,竟为一个细节

或者一个瞬间的画面

常常泪流满面

 

有人说,学习

是人生的一次漫长历练

于是,我就在风雨中学习

向风学习,向雨学习

祈求着风调雨顺

渴望着风雨同舟

就是没有学会见风使舵

就是没有学会翻手覆雨

点赞(0)
收藏文章(0)
向编辑推荐
分享:
最近访客
发表评论
回复:  
网名: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
邵军祥保密0岁
普通会员
注册日期:2016-06-23
最近登录:2020-06-28
作品数量:5
空间人气:2303
粉丝人数:0
关注的人:0
最新帖子
《曾公国藩赋...  08/20太湖山好水甜...  05/30菊花词  11/06唱歌有感  08/10七绝-掬露煮...  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