瑭诗的个人空间

  
我是佛前的一尾鱼      文/【瑭诗】   


我是佛前的一尾鱼

文/瑭诗

我本是一尾鱼
佛前荷池里的一尾鱼
游弋了千年,听着梵唱的歌
佛闭着眼睛
生生世世轮回中微笑着沉默
这千年的沉寂让我窒息

我在荷的身旁游来游去
我要离开 ,荷焦急的摇曳
他想留住我,我知道
可他是无法牵绊住我的
我看见了那绿叶上的水滴
人间都叫它露珠
只有我知道,那是荷的泪

我不管
现在我只向往蓝天下有眼泪的生活
这梵唱我听厌了
这平淡让我有点发狂
我不再游动
用静止哀求佛让我遁去红尘
佛轻声的叹
孽缘       无果
佛说你会忍受不住红尘的痛
当你流干最后的一滴泪
我会接你回来

三月的西湖之畔
细雨蒙蒙,我撑着油纸伞
红衣飘逸步履轻盈
可是我不快乐
我的双眼像西湖上飘着的雾一样朦胧
我喜欢这样望着远方
等待谁呢,我不知道

高头大马    锦袍玉带
他们为我而来
我闻到了铜臭的味道
吟词鼓瑟, 他们不懂
他们看中的是我明眸流盼的容颜
那个我叫做父亲的人
收下了最多的聘礼
他不知道啊!我原是一尾鱼
佛前荷池的一尾鱼啊

我开始怀念忘忧河上千年不变的梵唱
开始怀念荷滴泪的清翠
断桥残雪的日子
华丽的红轿抬我入了朱门
我发现自己失去了自由
再无法游弋,短暂的新宠之后
我被弃之楼阁

我日夜弹唱
看家中来来往往的红颜
我没有爱,心是空的
我没有泪,不知道它来自何方
我日益憔悴
对窗遥望,轻轻吟哦

初升的红日刺痛了我的眼
我恍惚那七彩的绚烂
窗下有谁驻足
墨绿的衣衫映着清澈的目光
心突然就痛了,莫名的熟悉可他是谁
书卷坠地 ,琴瑟无声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他轻轻的吟唱
多像忘忧河上飘洒的韵律
他的眼神是那么纯净
是我久违的温暖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
我念着,发现那种叫做眼泪的东西
湿了我的红衫

相隔数尺 ,疼惜能懂
那短暂的距离我的聪慧却无法逾越
我记起荷焦急的眼泪
在他身边游动时,想留住我的焦急
春去冬来,日日相望
又是一年断桥残雪

我日日梦到荷池的清翠
梦里泪水化作烟尘飞去
在那个清晨,一群人打翻了他的书卷
喧哗中再不见那清澈的目光
心被割裂了吗?我摸摸眼角
没有了滚烫的泪水
我仿佛又听见了那久违的梵音

该是佛接我的时候了
我醒来时,正看见佛紧闭的双眼
我发现自己回到了荷池
荷池的水是热的
我知道那一定是谁的泪
佛说距离千年 ,你只差一天
可惜可惜 ,终究逃不过

突然顿悟, 回首之处
荷已枯萎, 满目苍茫
我静静的游动
再无杂念,我决定重修千年
等待,等待
绝不再离去


本文发表于 2015-09-27 11:41:35 ,被阅读过 663 次   
点赞(1)
收藏文章(0)
向编辑推荐

点击分享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回复:“@楼主”
网名: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
瑭诗女88岁
高级会员
河北省保定市涿州市
注册日期:2014-08-13
最近登录:2018-08-27
作品数量:44
空间人气:22232
粉丝人数:18
关注的人:13
最近访客

山水存真

西门吹雪123

凌云书客

广泛

耕夫

曾经橄榄绿

剑指苍穹

不言

神女峰的弥雾

诗赋雅集

关注的人

山水存真

曾经橄榄绿

闫卫国

瑭诗

伊笑而过

从嘉

凌云书客

木月清辉

春泉

园林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