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安的个人空间

连枝棣萼世无双,未秉鸿钧拥大邦。 [ 注: 1,包含旧作修改稿,重发勿怪。2,图片多为网络图片,无关隐私。]   
《漂流瓶》,附旧译《米蕾的菩提树》      文/【湯安】   
牛顿说:“绝对、真实以及数学的时间,就其自身而言,亦即不需参照任何外部事物,总是均匀地流逝着” 《简.爱》说:"你为什么和我讲这些?她和你与我有什么关系?你以为我贫穷,不美丽就没有感情吗?我向上帝起誓,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也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上帝没有这样安排,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和我都将走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 《简.爱》里面这些经典对话大学时当作英文背诵,无数次品味和感动,至今依旧时常感触。

Image result for motherland in dream






去年底, 英国一名11岁男童在家人度假的威尔士安格尔西岛(Anglesey)海边拾到一只漂流瓶。这个疑似从中国漂泊到英国的漂流瓶,无声诉说着一段爱情故事。


据英国《镜报 Daily Mirror 》报道称,11岁男童哈灵顿在学校放假期间同家人前往威尔士安格尔西岛渡假,有一天,在与母亲在海边遛狗时,这个眼尖的孩子发现海滩上躺着一个透明瓶子,哈灵顿于是设法打开漂流瓶,他看到瓶子里头藏有一封用中文手写书信。

为了了解信的内容,男童母亲请求友人的帮助,之后才明白这是一封恬静淡泊却又透着无尽情怀的中文情书,幽雅平和的语气难掩一丝丝失去爱情的无奈。这个爱情的故事发生在厦门鼓浪屿,如果漂流瓶的来源地确实为中国福建,那么它已经在大海中漂流了1万公里,并最终歇息于英国的这个北大西洋小岛的沙滩上。


如果分行来读,瓶中情书像是一首无韵的诗:



一封随风漂流的情书


作者 佚名
(湯安注,信的题目为引者酌情添加)



“鼓浪屿对于我们来说,是最令人难忘与惊喜的地方。”
“我们爱情故事还没有开始便结束了,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岛上。”

“只剩下3、4天的时间,去追忆、婉惜我们之间的爱;
感谢在这里,让我能够静静地与你在一起,看著你、拥抱你。”

“生活还是要继续,那些你执著的事总让你踟蹰不已。
请继续前进,你所考虑的事情,最终都会被遗忘。”

“有句名言说,当无能为力的时候,你只能面对现实。”
“你要快乐,不要让自己饿着了,不必改变自己。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就不需改变,因为你已经很棒。”

“无论你在哪,记得抽出时间静静地去思考,快乐地与你心爱的人在一起。”

“再见,我的爱人,


再见,我们的鼓浪屿。”

“我记着在校门外道别的那一刻,你的模样我永远铭记。”

“再见,我的爱人,

再见,我们的鼓浪屿。”


“可悲的是你离开了,生活仍需继续,我们无能无力,对吧?”










漂    流    瓶



/湯安




山那边是海
海那边是天
天边也许

是你的世界
中间注定
是我的漂泊路线
和着世事无垠

在无垠的时间看着
两双回味的眼神

挑雪填井
年复一年
拥藏无限


而流淌的时光
世事云烟
是一处处的沧海
承重着

它们留下的桑田





Image result for in dream



Have a*´¨)
¸.·´¸.·*´¨) ¸.·*¨)
(¸.·´ (¸.·´ * Wonderful day





附旧译:


米蕾的菩提树等六首:我的蜡烛从两头燃起 [英语诗译]   文/Cancan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托马斯.哈代曾说,“美国两大魅力:摩天大楼与埃德娜·米蕾的诗” ———
埃德娜·米蕾: 我的蜡烛从两头燃起
这样的诗句发表之后,这首 “First Fig” 几乎可以说是美国活力的象征。




这也许是美国桂冠女诗人埃德娜.文森特.米蕾(默蕾,Edna St. Vincent Millay, 1892-1950)写过的最著名诗句:



First Fig
.

My candle burns at both ends;
It will not last the night;
But ah, my foes, 
and oh, my friends—
It gives a lovely light.

 

菩 提 第 一 树 (第一无花果)
.
Cancan/汤安  译

我的蜡烛从两头燃起
它撑不过整个夜晚
可是,嗨! 我的仇嫌
和亲爱朋友— —
它绚丽的光焰
散发爱的灿烂!
.

(它照亮黑夜
带来爱的灿烂!)

.

1
爱德娜.文森特.米蕾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得到普利兹奖的女诗人,她目光清澈,才气逼人,托马斯.哈代曾说,“美国的两大魅力:摩天大楼与埃德娜的诗”。然而同时,她勇敢的波希米亚生活方式、她大胆书写的与男性还有女性的朋友恋爱的故事在当时令正统社会侧目。
.

米蕾写作很早,年仅十四岁就开始正式发表诗歌,二十岁因长诗“新生” (Renascence) 而一举成名,获得瓦莎学院的奖学金。米蕾有句名言:Not truth,but faith,it is that keeps this world alive. "赤诚,而非真理,让世界保持活力"。 
1917年25岁的米蕾来到纽约,旋即开始了长盛不衰的作家声望。同年她发表了第一本诗集《新生及其它诗歌》(Renascence and Other Poems),并且大学毕业,在纽约著名的艺术家集中地格林威治村以独创、时髦、大胆和引领新潮出名。但她对诗词的内在文学价值十分认真和尊重,所写出的诗作并不追求虚无时髦嘻皮的所谓神秘和捷径,而是扎实地追求文采,坚持以传统的韵律形式写作。因此,仅在31岁的1923年她就以《拨竖琴者诗集》(The Ballad of the Harp-Weaver  (The Harp Weaver and Other Poems))、诗集《蓟草丛中的几株无花果*(详细见下)》及八首著名的十四行诗获得普利策奖,成为美国文史获此殊荣的第一位女性。
.

米蕾作品丰富,思维活泼慎密而又不失新颖大胆,即使受到所谓的现代派的冷落,亦能在特立独行的同时名利双收。 她一生爱憎分明,总算特立独行地做第一个破冰的春芽,她在二战初期因为强烈支持盟军士兵抨击社会的苟且自私而受到挑战,甚至因为勇敢上街抗议纳粹法西斯而入狱,这些,带来的反而是人们对她的勇气与果敢声张正义之风的支持和钦佩。后人抱不平地说: 埃德娜. 米蕾支持民主正义所受到的炮轰比支持纳粹疯狂的埃兹拉. 庞德还要多!
.

历史评判一切,文采和声誉经历得住时间检验的不是庞德(二战后庞德沦为战犯受审入狱,反而是靠被他大肆攻击谩骂过的民主作家佛洛斯特和海明威奔走呼吁,佛洛斯特甚至挺身而出霸占司法部办公室而救了出来,可惜那时的庞德诗才干涸,人已是末路黄昏了),而是饱含爱的激情的米蕾。上面那首诗词名为”First Fig”, 人们把它翻译为"第一无花果"。

2
Edna St. Vincent Millay
.

不过,作者在写“First Fig”时是怎么想的?
.

这使人思考米蕾取此名称的含意,不少人认为这是女性自由的一份宣言,令人想到另一个名人,在她之后的美国好莱屋名演员 John Derek名言:  “Live fast, die young, leave a good looking corpse.” (这句也是含意丰富,勉强翻译成"活得绚丽,死得美丽")。

John Derek


Fig 从植物学的角度看,包括菩提树(又叫Bo Fig, pipal tree (Ficus religiosa) 思维树、毕钵罗树、佛树、觉树、道场树) 属于桑科(Moraceae)榕属无花果植物。菩提是半常青的南亚到中东温热带地区大型乔木,波状圆形的树冠巨大,树干笔直,树身木质直径可达3米。果实众多,树皮青灰,它是几大宗教先哲著名的布道之树。因此这首诗歌也让人联想坐在菩提树底下冥想的释迦牟尼: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有人认为米蕾的Fig是指无花果,善恶果,也有人把它当做菩提树。在约翰福音第一章里,当腓力将他的朋友拿但耶带来见耶稣时,虽然拿但耶对耶稣出身于拿撒勒的背景颇为不屑,但耶稣却称赞他为「真以色列人」,并且指出,当拿但耶还坐在无花果树底下时,耶稣就已经看见他了。这让拿但耶立刻改变态度支持起耶稣来,并称耶稣为「神的儿子」。
.



菩提树 (Pipal tree, Ficus religiosa) 思维树、毕钵罗树、佛树、觉树、道场树
.
埃及的西克莫无花果(学名:Ficus sycomorus)在《圣经》中被提到,(《列王紀上》第10章第27节和《路加福音》第19章第4节(当时的汉译为“桑树”)。馬太福音 (Matthew) 7:16  你将通过无花果树之果认识它们(善恶) “By their fruit you will recognize them”. 
可以猜想米蕾的这个诗集名称和她的自由反叛精神均来自于圣经里的这些故事,她的叛逆精神亦曾因为上帝说了"无花果不会在蓟草里繁茂生长"而特意发表诗集名称为《蓟草丛中的几株无花果  A FEW FIGS FROM THISTLES》。有人因此觉得无花果Fig 树就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时的那颗「分别善恶树」。
.

如果展开来看,将知道善恶视为「禁果」,就不难理解米蕾的诗词起名为”First Fig” ,英文论坛谈论这首诗词的名称时也有"the fig is a reference to the apple in the Garden of Eden (无花果在这里指的是伊甸园亚当夏娃偷吃的分善恶苹果)"的猜测。
自由和社会在发展,爱情在迸发,花开当折的时刻,对传统的封建禁锢就那么不能冲破么?  答案可以从她的作品和言行中看出。米蕾所歌颂的不仅是个体的勇敢,还铨释着妇女解放和对破除人类思维禁锢的宣言与号角。生于安乐优雅衣食无缺的米蕾一直投身社会,为正义和解放歌唱奔波,而不惧失去生活赋予如此优厚的一切,即使被捕入狱也在所不惜。有趣的是,跟雨果等不少名作家一样,注重韵律感和文字情感节奏等细节的米蕾喜欢站立着写作,以让自己更加专注和保持意境。
.
米蕾的"蓟草丛中的几株无花果"跟她的不少其他诗一样混合着历史和现实。她的宣言诗句匠心独运,将果实,沙漠,宗教,意境跟人权宣示一同描绘出来。因此,本文倾向于把这首著名的诗的题目翻译为"菩提第一树"以描绘米蕾的大胆女权宣言,自由思想和敢爱敢恨的热烈风格。
米蕾还写过《我的唇吻过谁的唇,在哪里》 ("孤独的树站立在寒冬之中/不知是什么鸟一只只消逝世")  等大量爱情主题的诗歌,她的小诗也同样隽永神采。英美诗歌有个特征是诗的题目或者头一句通常充满诗意,至少是特立不俗,这在米蕾的诗歌中尤其突出。


.

3


Second Fig

1920

菩提第二树
.
Cancan/汤安  译
.

Safe upon the solid rock
the ugly houses stand:
Come and see my shining palace
built upon the sand!
.

磐岩之上
楼宇粗犷
看我的殿墙
在沙漠中闪亮!


"The FIG tree in the wild" 的说法久已有之,安徒生童话里描述过生长在石逢中无花果树。 跟"菩提第一树"相似,"菩提第二树"表达的也是美丽的瞬间,以及因为抓住短瞬的诗意画面而看到美丽的升华。作者以此表示对世俗诗歌审美的特立独行和诗人文学创作的高度自信:诗歌的境界是与自由美丽特立独行和正直高洁在一起的,真金绝不会因为仅仅追逐时尚就闪出光芒。

4

结尾选取一些她的作品跟大家分享。翻译中参照汲取了来自网上前人的辛劳并进行改动:

.
On Hearing a Symphony of Beethoven 
听一支贝多芬的交响曲
米蕾   Cancan/汤安  译
.米蕾

Sweet sounds, oh, beautiful music, do not cease!
Reject me not into the world again.
With you alone is excellence and peace,
Mankind made plausible, his purpose plain.
Enchanted in your air benign and shrewd,
With limbs a-sprawl and empty faces pale,
The spiteful and the stingy and the rude
Sleep like the scullions in the fairy-tale.
This moment is the best the world can give:
The tranquil blossom on the tortured stem.
Reject me not, sweet sounds; oh, let me live,
Till Doom espy my towers and scatter them,
A city spell-bound under the aging sun.
Music my rampart, and my only one.

.
甜美奥妙的音乐
请别停下
别把我推回世界中啊--
同你结伴,美丽才有人青睐
世间才真实,人生--
明晰清洌
你这迷人的精灵古怪
曲调慈祥
却把怨恨、吝啬和粗暴统统放倒
像童话厨房中忙乱的仆人--
一个个酣睡过去
摊开了手脚

这是世上最美彭觥
苦难树绽放安祥之花
你这音乐之灵
再不要把我离弃
就这么缠绕在身上
直到高楼崩析--
城堡在暖阳中鐘罄轰鸣
而你
做为我唯一伴侣
.

《 Departure 别离 》
米蕾   Cancan/汤安  译
.

It’s little I care what path I take,
And where it leads it’s little I care;
But out of this house, lest my heart break,
I must go, and off somewhere.

走哪条道我不在意
通向哪儿没有关系
只要走出这伤心屋脊
只要让我走掉,无论哪个边际

It’s little I know what’s in my heart,
What’s in my mind it’s little I know,
But there’s that in me must up and start,
And it’s little I care where my feet go.

心里有什么我不知道
脑中怎么想对我无妨
我身心激奋注定逃亡
不在乎双腿迈向何方

I wish I could walk for a day and a night,
And find me at dawn in a desolate place
With never the rut of a road in sight,
Nor the roof of a house, nor the eyes of a face.

愿我能走它一夜又一天
天亮时发现荒无人烟
一条车辙都看不见
没有房屋也不见人颜

I wish I could walk till my blood should spout,
And drop me, never to stir again,
On a shore that is wide, for the tide is out,
And the weedy rocks are bare to the rain.

但愿我走得热血上涌黑地昏天
继而清醒,不再惛眩
拖步在湿冷的海滩
杂草飘摇的乱石一体

But dump or dock, where the path I take
Brings up, it’s little enough I care;
And it’s little I’d mind the fuss they’ll make,
Huddled dead in a ditch somewhere.

仓库、码头,我心不嫌
不管此路通向何地,只要带我向前
哪怕它们的一片慌乱,
我不在乎死在沟渠,蜷成一团!

“Is something the matter, dear,” she said,
“That you sit at your work so silently?”
“No, mother, no, ’twas a knot in my thread.
There goes the kettle, I’ll make the tea.”

“怎么啦,亲爱的,” 妈妈把头靠近
“你那么坐着干活一言不发?”
“噢,妈妈,不,不,线上打了个结
炉上的水开了,我去沏茶”
.

《The Unexplorer 不探险者》
米蕾   Cancan/汤安  译
.

There was a road ran past our house
Too lovely to explore.
I asked my mother once—she said
That if you followed where it led
It brought you to the milk-man’s door.
(That’s why I have not travelled more.)

房子门前有条路
太优美诱人
而没去探顾
忍不住问了妈妈 ─ ─ 
她把嘴一驽:
如果你沿著这条路向前
会走到牛奶工的做坊铺
(这就是为何
我从没去探索出深浅
      对旅行的想法总是踟蹰)


《Ebb 退潮》
米蕾米蕾   Cancan/汤安  译
.米蕾

I know what my heart is like
Since your love died:
It is like a hollow ledge
Holding a little pool
Left there by the tide,
A little tepid pool,
Drying inward from the edge.

自从爱你消失
我知道心是何物——
它象空心的礁石
守著涨潮送给的礼物
一小汪死水
从外开始
      ——向心干涸


=======

高挂致谢穷梦兄的隽永诗思和大作:
首尾红烛双泪流,
干戈相见几时休?
早知光亮难维继,
何必同灰暗夜囚。 
.



本文发表于 2013-10-15 13:11 ,被阅读过 13366 次





本文发表于 2016-08-29 13:01:58 ,被阅读过 429 次   
点赞(1)
收藏文章(1)
向编辑推荐

点击分享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回复:“@楼主”
网名: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
湯安男2岁
高级顾问
海外省市
注册日期:2014-09-29
最近登录:2019-08-22
作品数量:180
空间人气:61017
粉丝人数:38
关注的人:0
最近访客

星海森雨

云在山巅

友谊之花

飞文染翰

乱云飞渡

济水风雨

山水存真

彭恺夫

九五至尊

曾经橄榄绿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