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安的个人空间

连枝棣萼世无双,未秉鸿钧拥大邦。 [ 注: 1,包含旧作修改稿,重发勿怪。2,图片多为网络图片,无关隐私。]   
【七律】咏紫花地丁[七律]      文/【湯安】   

Image result for Viola philippica flower

紫花地丁(香堇菜)


“奥林匹克山的三月,火神的紫花地丁花冠俘虏了维纳斯的芳心;拿破仑倾心于紫色地丁,他的追随者便以紫花地丁作为党派徽记,拿破仑被流放到厄尔巴岛时,发誓要在紫花地丁花开时返回巴黎,1815年的三月,女人们身着堇色华服,把紫花丁花撒向皇帝的必经之路。至今法国的图卢兹,每年都会举办“紫地丁节”。”


紫花地丁


——以上图文引自网上










紫  花  地  丁




上回打理后院杂草,杂感了一首《葱芥与水仙》,现在水仙将谢,葱芥已别,轮到题写它们的另外一个伙伴 ——紫花地丁。


紫花地丁(英文Violets,  学名 Viola philippica Cav. ) 也是开春最早吸引人们目光的植物之一,它不像葱芥那么来势汹汹,尤其不妨碍观赏,叶子翠绿欲滴,叶形从长条形到心形都有,叶子从指甲大小到网球大小都有,长条叶品种的则有手指大小,它的花朵幽紫含蓄,因此,即使跑进草地也不算什么大的侵犯。


说它可以成为杂草是因为它那顽皮的种子非常容易混进草坪,只要落入草丛就会钻土萌发生长,形成一个小小根茎,从此像一个兵丁一样占下一个位置,因此影响草坪种质的单纯性。好在它们没有排他性,不会导致草根枯萎,通常人们懒得挖出它的小小根茎进行清除。


这种属于堇菜科的植物其实可以食用而且口感良好,由于叶子质地鲜嫩,光洁干净,不苦不涩,洗后容易保存,食之营养丰富生熟皆宜,这些优点让紫花地丁成为一种相当不错的野菜,尤其在云南,属于深受日常餐桌欢迎的绿色食品。比起抽苔的荠菜和难以保持形态整齐的其它大多数野菜来说,紫花地丁确实讨人喜欢。明代《救荒本草》里面对它有非常专业的形态学描述和食用介绍:“堇堇菜,一名箭头草,生田野中。苗初拓地生,叶似铍箭头样而叶蒂甚长。其后叶间撺葶,开紫花,结三瓣蒴儿,中有子如芥子大,茶褐色。叶味甘,救饥采苗叶煠熟,水浸淘浄,油盐调食。”


它的新鲜叶子适合做色拉或三明治,而烹调之后的紫花地丁叶色翠绿,特别适合做汤,只需要摘够一把叶子清洗之后放进任何清汤里面烫熟即可,那清翠的色泽令羹汤大大增色。尤其是做时令鲜鱼汤,清汤丸子或者豆腐湯粉条汤蛋花汤。它还可以像玉兰、槐花、榆钱那样撒上面粉蒸食或煮菜粥、拌馅做馄饨,清炒等等。当然,喜欢蔬菜色拉的人还可以在洗净浸泡清水之后直接当做新鲜蔬菜色拉来吃,吃法几乎百无禁忌(据说不适合胃寒体质者)。


在英国出版的东方草木之美一书中,紫花地丁按照被许多误以为的紫罗兰来命名,以下摘取其中译描述的紫花地丁和三色堇,顺便可以体会日本诗句与中国近体诗的不同,日文字声稀少,导致诗句没有明显韵声,节奏方面也自由松散了许多:


【紫罗兰(堇菜属) 三色堇有大花和小花之分,它们的英文名有两种,大花三色堇叫作pansy(注: 就是的三色堇),小花三色堇叫作violet (注:紫花地丁,香堇菜)。在中国和日本,作诗和赋诗是古代王公贵族和文人们的一种消遣游戏。斗诗会上,人们你来我往,赋诗饮酒。在温暖的夜晚,大家坐在河渠两旁,把自己的诗词放在点了蜡烛的小小竹船上,顺流而下。诗句会围绕一个主题组成链接诗,比如就像《春日春夜》这首8世纪的日本诗歌里写的:“带着轻松的心情摘下紫罗兰,它就不会离开了,我用了一个春天的夜晚待在这片田里。”由17个音节组成的俳句,是日本最短的诗歌形式。一提到俳句就不得不提17世纪的俳圣松尾芭蕉,他将自己环游日本的经历写成了俳句“山路费寻攀,居然眼见紫罗兰”(《登山》)。

莫卧儿诗人也从紫罗兰这里得到了灵感,认为它们虽然有娇弱的易弯折的花茎,其实如此谦逊的外表之下也有着令人愉悦的芬芳。莫卧儿王朝时期,沙贾汗的宫廷诗人就写下“紫罗兰设下了一个迷人的圈套”的诗句;春天,贾汉吉尔则会漫步在他最爱的克什米尔花园中吟诵道:“紫罗兰编好了它的辫子,花蕾在正中心打了个结。”】


昨天看到商店有新鲜肥美的时令鲈鱼,于是摘了满满一把的紫花地丁叶子泡在清水里头,晚餐用二者做了满满一汤锅的奶汤鲈鱼。鱼汤出锅前撒上清水浸泡之后的碧绿地丁叶子,其翠,国色一般;其鲜,千金不换,令人大快朵颐。


眼下亦是莴笋季节,后院香椿树长出红红的椿芽,昨天还分别买了翠绿的莴笋,摘了一大盘红红的香椿芽回来,只是三条肉肥籽美的鱼已经做了满满一汤锅,地丁鱼汤鲜翠洁白无限诱人,加上其它小菜足够一家人食用,香椿莴笋就只好放进四度冰箱存储起来。


诗之。




Image result for Viola philippica flower

Related image

Image result for Viola philippica flower

Image result for Viola philippica flower


Image result for Viola philippica flower



上面二图为生食的紫花地丁花朵和叶子,它们口感清爽。后三图(以及文后二图)为密集种植于林下的紫花地丁的同类花卉,堇菜科变种和近亲。




[谈到野菜,顺带引用一位网名为五次方物语的作者的网文《甜地丁、苦地丁、紫花地丁,一笔糊涂账》以免大家混淆其它植物为紫花地丁:

据考证,紫花地丁之名最早见于《千金方》,地丁亦散见于各种方书,但古代文献所指物种很难确证。《本草衍义》中的“地丁”为蒲公英的别名,与《本草纲目》同时代的《滇南本草》则以远志科植物苦远志为紫花地丁,还有些典籍认为紫花地丁是豆科黄芩属植物,总之是一笔糊涂账。


《本草纲目》首次单列“紫花地丁”条目,曰“其叶似柳而微细,夏开紫花结果,平地生者起茎,沟壑边生者起蔓”。(加注一句,李时珍似乎同样混淆了不同的植物,紫花地丁并不起茎抽苔,也不会蔓生,因此还是《救荒本草》的描述准确)。紫花地丁经常被误称为米口袋 Gueldenstaedtia verna (Georgi) Boriss. 后者属于豆科,也叫地丁,开紫花,《中国植物志》收录了它的其它别名”地丁和紫花地丁”,并指出“在我国东北、华北全草为紫花地丁入药”。也许米口袋的味道“有点甜”,它也被叫做“甜地丁”,与之对应的还有“苦地丁”,即罂粟科紫堇属的地丁草 (Corydalis bun-geana Turcz. ),《中志》亦收录其别名“苦丁、苦地丁和紫花地丁”。]


Image result for Gueldenstaedtia verna
米口袋 Gueldenstaedtia verna


苦地丁 Corydalis bun-geana Turcz.



与上面二种不同,堇菜科的紫花地丁属于广泛种植的园艺观赏植物,叶色好,长期碧绿,花期早且集中;植株低矮紧密,生长平整整齐,便于移栽布置,常见于花坛或早春模纹花坪的构图布景。紫花地丁开春返青早、生长期长,观赏性高、适应性强,作为有适度自播能力的地被植物,可大面积群植于坡地山谷林下岸边以及或细小或宽敞的各种花盆中。由它次第开出满地满盆娇嫩细密的花朵。因为多年生耐阳耐荫耐旱耐涝,不惧贫瘠土壤和土质种类,它还适合用于窗台、书桌、台架等室内外布置,亦可制作成盆景。居家种上两盆就可以装饰观赏饮食把玩,不仅赏心悦目,还为饭菜增色。如果喜欢野菜,不以它的顽皮天性为意,不反感紫花地丁跑到院子里的草地里去的话,这种植物着实值得人们关注和品尝。





咏 紫 花 地 丁



文/湯安




欲揽青青草甸风,地丁雀跃水仙东。
钵中冷翠明眸子,席上汆鲈黯御宫。
一盏灯花挑夜雨,五英飞瓣烘椿荣。
予君清快活如水,那复孤舟寂寞翁。








154038351_


Related image

本文发表于 2019-05-12 22:35:36 ,被阅读过 152 次   
点赞(1)
收藏文章(0)
向编辑推荐

点击分享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回复:“@楼主”
网名: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
湯安男2岁
高级顾问
海外省市
注册日期:2014-09-29
最近登录:2019-08-22
作品数量:180
空间人气:60986
粉丝人数:38
关注的人:0
最近访客

星海森雨

云在山巅

友谊之花

飞文染翰

乱云飞渡

济水风雨

山水存真

彭恺夫

九五至尊

曾经橄榄绿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