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安的个人空间

连枝棣萼世无双,未秉鸿钧拥大邦。 [ 注: 1,包含旧作修改稿,重发勿怪。2,图片多为网络图片,无关隐私。]   
咏史词法典范【转载】毛主席用这115个字,写尽人类百万年历史      文/【湯安】   

咏史诗词一直是诗歌中的高难领域,可谓诗词之冠。早上读到52诗友南门月转载的一篇文章:《【转载】毛主席用这115个字,写尽人类百万年历史》,摘抄过来,并且附上注释赏析,借机会再次学习这首经典咏史范词。学好这首词,可以开拓创作咏史诗词的思路技法与思维。








【贺新郎】 读   史


  毛泽东  (1964年春)




人猿相揖别。

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

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

不过几千寒热。

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

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飞雪,

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

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

有多少风流人物?

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

歌未竟,东方白。




整首词下来,上阙贯穿了原始社会、石器时代、铜器时代、铁器时代、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也一笔带过了数千年的历史斗争。下阙浓缩了毛主席一生读历史书的情形。从少年到老年一直潜心读史,不知不觉一下就满头青丝变白雪了,也透露了诗人对人生、对历史的感慨,肯定了陈胜等农民起义领袖在历史上的功绩。

 

 

毛主席一生喜欢历史,熟读二十四史,对于历史人物常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贺新郎•读史》全篇虽然仅仅115个字,但是从人类诞生一直写到了建国后的社会主义时期,是其一生读书,尤其是读中国历史书的艺术性的总结,气象恢宏,古今罕见,不禁让人为之神往。



_____________


词句注释


⑴石头磨过:把石头磨成石器。石器时代是人类的“小儿时节”。

⑵铜铁炉中翻火焰:指青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青铜器和铁器都要用炉火来冶炼和翻铸。


⑶不过几千寒热:这里作六字句,是此调的一体。赵朴初提出,照词律,这里一般是七字句,当作“不过是几千寒热”,可能写漏一个字。(湯安评论:通篇吟读下来这个是字不可有。拖累了节奏和吟读。感觉作者这样的处理更有可能是为了意境需要有意荡开一字,带来更加干脆动人流畅的效果。宋代以来,这种减少字声的词作处理手法见于许多词人作品中,减字偷声摊破甚至成为新的词牌)。青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只经过几千年,和石器时代经过几十万年不同,说明人类的进化越来越快。


⑷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前句用唐杜牧《九日齐山登高》句:“尘世难逢开口笑”。全句指人类过去的历史充满了各种苦难和战争。后句与东坡词句相和,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会挽雕弓如满月”。


⑸五帝三皇神圣事:传说中国上古有三皇五帝,具体说法不一,总之都被古代认为是最高尚最有才能的神圣人物。


⑹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盗跖(zhí职),跖被古代统治阶级污蔑为“盗”,后来袭称盗跖,春秋时人。庄屩(jué决),战国时人。当时被压迫阶级的起义领袖。《荀子·不苟》称盗跖“名声若日月”。同书《议兵》称楚国在垂沙一战(前301年)被齐、韩、魏三国打败,将领唐蔑被杀,“庄屩起,楚分而为三四”。流誉,流传名誉。陈王,秦末农民起义领袖陈胜,他进占陈县(今河南淮阳县),称王。挥黄钺(yuè越),挥动饰以黄金的大斧。《史记·周本纪》曾说周武王用黄钺斩商纣。这两句是用来概括中国几千年历史上被压迫人民的武装斗争。[3]


白话译文


与猿拱手作别进化到了原始社会人类犹如呱呱坠地,再经过磨石为工具的石器时代人类进入了少儿时期。炉中火焰翻滚,那是青铜时代, 也经过了几千个春夏秋冬。纵观人类历史,也如人的一生多半忧愁少有开怀。尽是征战杀伐弓箭疆场。大好河山哪一处没有战争遗迹没有血流郊原。


一部历史读罢,人已满头白发,我自己也走到了暮年。往昔回顾起来不过是那些同样的事情一再地发生,什么王侯将相功名利禄,多少人为其白首执迷。那些所谓的英雄人物难道真属风流?我看并不尽然。盗跖、庄蹻、陈胜、吴广,这些敢于揭竿而起挑战统治者的权威的人,哪一位改变的不是人类历史进程,他们才是真正的历史豪杰。[1]


创作背景


毛泽东十分喜爱阅读史书。他曾通读《二十四史》,在逝世的前一年,他还曾两次阅读《晋书》。他不仅喜欢读正史,还喜欢读诸如“演义、笔记小说”等野史。他提倡读史的目的不是遵循守旧,不是颂古非今,而是从史中汲取教训,指导今天的斗争和建设。毛泽东的这首《贺新郎》就是他在这方面的实践。1963年,中国已基本上克服了经济上连续三年的困难,国家建设也出现了新的繁荣景象,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在战胜暂时的困难后,显现出勃勃生机。此诗写于1964年春,首次公开发表于1978年9月9日的《人民日报》。[4]




作品鉴赏


此词风格豪放、气象雄浑,更复庄而不板、谐而不谑,其历史跨度,纵贯古今,对人类社会的全部历史发展进程予以概括描绘并深刻评弹,写得博大宏阔,却又似在诙谐谈笑间,隐寓着智者的卓识、仁者的义愤、勇者的信念。


上阕说出人类刚诞生时那惊心动魄的一刻。表面写轻松,只是人与猿作了一个揖就从此分道扬镳了一般。“揖别”用得极为形象,而富有谐趣,“人猿”却显得很巨大,富有深沉遥远的历史感,漫长的人类的“蒙昧时代”,人类发展最早的阶段——石器时代。成长过程中的儿童时代。一个“磨”字让人顿生漫长而遥远之感,而“小儿时节”让人感到诗人对人类的把握是那么大气又那么亲切,这一句有居高临下之概,也有往事如烟之叹。


第四、五、六句,诗人仅用了三句就交待了人类从石器时代进入了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铜铁炉中翻火焰”一句写得既形象又浓缩,仅此一句就把火焰中青铜之光的象征意义写出来了,人类随着铜与铁步入了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但若要问这一具体时间,却不易猜得确切,不过也就是几千年的春夏秋冬。


“人世难逢开口笑”一句化用杜牧《九日齐山登高》诗中一句:“尘世难逢开口笑”。但诗人在这里化出了新意(此句本意是指人生欢喜少悲伤多,也就是哭多笑少,恨多爱少),此句中注入了革命与阶级斗争的含意,诗人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文中所指出的:“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面对如此严峻的斗争,人生当然难逢开口笑了。而且还不仅仅是“难逢开口笑”;还要在人生的战场上一决生死,剑拔弩张,这是指具体的生死存亡的阶级斗争,是指革命是暴动,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自然会有牺牲,会有鲜血。人类的历史充满了血腥与残杀,在此喟叹出二句:“流遍了,郊原血。”鲜血只能不断唤起革命者的斗争,革命者面对鲜血岂能笑得出声来。


下阕用一句“一篇读罢头飞雪”就艺术性地浓缩了诗人自己一生读历史书的情形。诗人从少年到老年一直潜心读史,不知不觉一下就满头青丝变白雪了。这句诗也透露了诗人对人生、对历史的感慨,真是人生易老,一刹那青春即逝,转眼就是暮年。


只记得些斑斑点点,那也不过是几行陈年旧事而已,“五帝三皇”的神圣伟业,多少人世间匆匆的过客。到底有几人风流人物?诗人虽用的问句,但意思却是所谓正统史书上所赞誉的风流人物都是伪风流人物。诗人的眼中,真正的风流人物是那些被所谓历史斥骂的人物,如盗跖、庄蹻、陈胜,这些农民起义的领袖,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他们揭竿而起,反抗剥削阶级,是赫赫有名的造反英雄。


最后二句,诗人沉浸在吟咏历史的情景中,歌声意犹未竟。诗人终于拨开历史的迷雾,剔除了伪英雄,找到了真英雄时,不觉已是东方曙色初露了。“东方白”一句,有二层意思,一是指诗人吟咏此诗直到天亮,犹如李贺《酒罢张大彻索赠诗时张初效潞幕》诗中一句:“吟诗一夜东方白”。二是喻指中国革命的胜利,为历史谱写了新篇章,犹如旭日东升,势必光华万丈。[5][6]



参考资料


[1]  毛润之.《毛泽东选集》.邯郸创建的晋察冀日报社印刷 :人民出版社,1944:第132页

[2]  贺新郎·读史(1964年春).中国青年网 [引用日期2014-10-14]

[3]  王玉孝 等.《毛泽东诗词》.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12-1 :第152-153页



本文发表于 2018-06-02 21:34:47 ,被阅读过 708 次   
点赞(0)
收藏文章(0)
向编辑推荐

点击分享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回复:“@楼主”
网名: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
湯安男2岁
高级顾问
海外省市
注册日期:2014-09-29
最近登录:2019-08-22
作品数量:180
空间人气:61002
粉丝人数:38
关注的人:0
最近访客

星海森雨

云在山巅

友谊之花

飞文染翰

乱云飞渡

济水风雨

山水存真

彭恺夫

九五至尊

曾经橄榄绿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