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点评 > 诗部
沃土植根香益清
发布于1970-01-01 08:00 点击:1410 评论:0 作者:岁月如歌

1、本栏目系点评栏目,不定期挑选站内作品任诗友点评,诗友可以较详细地对作品进行点评.发表见解,百花齐放。

2、选出挑选若干评论推为“精评”。

3、与评论主题无关的评论或跟评,网站有权删除。


沃土植根香益清

                                                    ——浅析涟源农民诗人的作品

                                                                     邱    述

 

中华诗词源远流长,异彩纷呈。其中有个田园诗人的流派,以清新明丽,生活气息浓郁著称。陶靖节、范石湖、杨诚斋是其代表人物。但他们都是隐逸或者暂时闲居的名流,没有一个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算不得农民诗人。我听说的农民诗人,只能产生在改革开放之后的新农村。农民在生活富裕之后,“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思想禁锢解除,生活沃土深厚,便绽放出真正的农民诗词之花。

“一川灵秀气,万户踏歌声”。虽然有点艺术夸张,却也反映了生活的真实。谓予不信,请看几个例子。吴维顺是八十多岁的老人,按他的话说,一生都“锄云犁雨”、“披荆斩棘”,是实实在在不折不扣的农民。他只上过四年学,却从小酷爱诗词。“幸沐承包露”,且“题唱不招灾”之后,他焕发了青春,写了不少洋溢泥土芳香的新田园诗:

人生难得小康天,击壤而歌乐胜仙。

收割再无分配帐,耕耘喜有自由权。

忙锄阡陌闲锄砚,静恋诗书倦恋眠。

樵牧山原多韵料,指头为笔地为笺。

经历了几十年风雨的人,会真正理解农民“击壤而歌”的原因。“收割再无分配帐,耕耘喜有自由权”,农民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解放,过上小康生活,“击壤而歌”是由衷的。你看,“忙锄阡陌闲锄砚,静恋诗书倦恋眠”,会令人联想古人“无怀氏之民欤,葛天氏之民欤”的喟叹。幻想成了现实,激情勃发,无怪乎“樵牧山原多韵料,指头为笔地为笺”了!

农民毕竟是农民。他的诗真有农民味,是杨诚斋、范石湖等所不可能有的:

耕耘山上白云深,鸟助清谈欲近人。

解语鲜花香袭鼻,崖泉野菜养生精。

诗人热爱生活,“云来云去皆诗料,闲时云端抱膝吟”,创作热情始终是高涨的。所以,虽届耄耋,而“试笔低吟又数年”。维顺先生的诗,真实反映了农民的心态。

吴进卿也是农民,也只上过几年学,而且也莫名其妙地在史无前例的浩劫中受过磨难。因为牛山文化的薰陶,他与维顺先生一样,从小就喜欢诗,而且无师自通,掌握了传统诗词的格律。

中国农民历来习惯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胼手胝足,食不果腹的日子,而上个世纪的约三十年时间更在充满金色幻想实则类似集中营的桎梏中挣扎,一旦获得自由,步入小康,那简直是羲皇盛世、陆地神仙了。进卿先生是如此描写其山居生活的:

昔累红羊举步艰,不期世泰有清闲。

一天风月怡情处,万里河山指笑间。

朗朗书声萦陋室,玲玲电话慰平安。

携孙共把村茶品,胜食仙家九炼丹。

“一天风月怡情处,万里河山指笑间”。怡情于眼前的“一天风月”,指笑花团锦簇的“万里河山”,农民已不再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中人了。“朗朗书声”,“玲玲电话”进了普通农家,这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农村的缩影。有特色的诗才是好诗,是镇日在故纸堆里讨生活的诗蠹们写不出来的。

农民的诗,朴素自然,生活情趣跃然纸上。下边的《牧丹》是农村闲适生活的好镜头:

娇孙急报牡丹开,扯我离桌夺我杯。

刚出蓬门三五步,袭人香气伴风来。

“急报”之后,“扯我离桌”,而且“夺我杯”,童趣天成。果然,“刚也蓬门三五步”,便有“袭人香气伴风来”。一气呵成,诗味浓郁。

自己是劳动者,最善于观察劳动者的生活,捕捉诗的意象。一首《鹧鸪天·洞庭湖上打鱼姑》就充满了无限的生活情趣:

细浪粼粼映碧天,微风轻送打鱼船。一篙点破千层浪,双浆划成万道圈。   心意爽,笑声甜。渔歌互答乐怡然。有缘捕尾金丝鲤,意在陪郎不卖钱。

短短几十个字,有声有色,有情有景,内涵是多么丰富啊。写出了真景物、真感情者,便“有境界”,而“有境界”者自然是好诗。

李湘求先生年近古稀。几年前漂泊江西,工作之余,以诗自娱:

                    鹧鸪天·仲春有感

镇日操场觚只是匆,不知野外又春浓。断云垂落疏疏雨,纤柳飘来淡淡风。   须发白,夕阳红,漂流岁月乐无穷。家乡亲友如相问,我在赣江泸水东。

“叹老嗟卑”,是颓废之音,与劳动者毫不相干。“须发白”了,可“夕阳红”呢,所以不无自豪地告诉家乡亲友:“我在赣江泸水东”!

最难得的是,老来还痴迷于诗,与日夜鏖战方城,甚或迷恋声色犬马的某些人形成鲜明对照:

黉门四载欲吟诗,况是古稀夕照时。

好友劝余休做梦,娇孙谓我老来痴。

岂知吾意坚如铁,更有涟漪吸若磁。

茧手涂来非雅句,效颦请莫笑东施。

论学历,不过“黉门四载”;论年龄,已是“古稀夕照”,难怪“好友劝余休做梦,娇孙谓我老来痴”了。“痴”是自然,却并非“做梦”,是一种高尚的追求。他不仅以诗酒自娱,还用它作为武器对付贪官呢:“他弄权威欺百姓,我将诗酒傲贪官”。一个“傲”字,突出了性格,古今诗人,大抵如此。

涟源之所以获诗乡殊荣,在于诗词开始普及,吟咏蔚然成风。吴湘勇是古塘山乡一位年轻农民,农事之馀,以弹棉花为业,走村串户,给人送去温暖。他引吭高歌:“神州改革翻金浪,且弄棉弓当管弦。”棉弓当管弦,奏出的是特殊的音乐;弹棉匠写的诗,自然是特殊的诗了。白天要耕耘,或是为人弹棉花,读诗和写诗只能在晚上了:

                   霜月夜吟

月色晶莹意兴酣,荒村尚有一灯残。

沉吟夜泊枫桥句,顿觉霜风扑面赛。

农民是最重现实的。吴湘勇笔下绝无脱离现实的无病呻吟。《四月二十五日风雨大作》真实地写出风雨骤来的情景:“滂沱大雨骤然来,喜展耕夫久旱怀。讵料风姨偏卖力,横掀瓦片掷阶台。”《脚伤书感》更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心声:

三月廿五日犁田,脚被玻璃所伤,得闲有作

镇日忙忙未有闲,行船偏又遇礁滩。

欣将汗水抛田野,为获丰年栉雨寒。

坐卧犹牵三亩地,梦魂那可一时安。

行人若解耕夫急,莫把玻璃掷垅端。

周四立年纪轻轻,虽在柏树山乡,却有吟诗作赋的雅兴。下田是农民,站柜台是生意人,。吟哦挥翰便是书生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心事。写出的计难免有些幽怨:“楼头夜雨声,陋室不眠人。徒恨羁槽马,难孚伯乐心。”但依然掩盖不住年轻人的豪放之气:“雨骤风雷急,满山树欲狂。乾坤浑若墨,俯仰燕还翔。”在暴风雨中翱翔,正是作者的向往。

诗植根于生活。对生活细致观察,才有取之不尽的诗料,也才能写出有境界的好诗。《一瞬》就写得清新明快:

雨洗翠微鲜,人来白鹭田。

瞬间不见了,装点在天边。

《早春》也很有特色:“杨柳风来亦刺人,路边衰草杂芽新。无声润物丝丝雨,湿了红梅始觉春。”

植根于沃土,自然枝繁叶茂,香远益清。涟源农民诗之所以具有特色,就因为他们的作者都是真正的农民,是既粗犷又儒雅的中国特色的农民。

点赞(0)
打赏
向编辑推荐
分享:
最近访客

一朵云

发表评论
回复:  
网名: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
岁月如歌保密0岁
普通会员
注册日期:2015-01-23
最近登录:2015-01-26
作品数量:23
空间人气:20512
粉丝人数:7
关注的人:44
最新帖子
《曾公国藩赋...  08/20太湖山好水甜...  05/30菊花词  11/06唱歌有感  08/10七绝-掬露煮...  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