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安的个人空间

连枝棣萼世无双,未秉鸿钧拥大邦。 [ 注: 1,包含旧作修改稿,重发勿怪。2,图片多为网络图片,无关隐私。]   
读亡徵四十七条[七律] [七律]      文/【湯安】   



生存和死亡都有显著的特征,大到国家社会,小到一个细胞或者单细胞生物,如血液中的白细胞,单细胞寄生虫,水里的小球藻或者草履虫。


物质不灭,能量守恒,生存和死亡的区别是:


一个能良性维系和不断注入机体新鲜有力的能量、机能、外形跟动力,确保生机勃勃的各项平衡;一个丢盔卸甲无以为继,停滞,死亡,崩溃和消融。https://youtu.be/ibpdNqrtar0


不论信与不信,你我都会经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过程,而且正在经历之中,并且走向后者,最终化为尘土,分子,进入宇宙物质循环。


因此活着注定是暂时,死亡才是永恒。理解生命中什么可以传递和保留就是理解生命的意义。孔子老子屈原秦始皇李白杜甫苏轼岳飞文天祥毛泽东周恩来活过,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也活过,前者成为文化瑰宝文明遗产长久保留下来,在一代一代的新世代中传递,后者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有腐烂变质后的分子。


作家雷蒙德.卡佛说过,“一个人最想要的是什么?是感觉在这个世界上还被人爱着”。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爱是可以保留和传递的生命信息,失去爱与关心就像失去生命体对生命的控制能力,接下来就是一个生命体蜕变为化学分子,也就是生的特征褪去,死亡的分子显示。


亡征,本质上是说一个生命有机体里面的那些变质,溶化崩溃解体的征兆。


“你是否得到

你人生所期望的?

我得到了。

你想得到什么?

有人称我为挚爱,

令我感受到我自己

被世上所爱。”


-------雷蒙德·卡佛诗句:《晚期断章》


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1938—1988,“美国二十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小说家”和小说界“简约主义”的大师,是“继海明威之后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短篇小说作家”。《伦敦时报》在他去世后称他为“美国的契诃夫”。 美国文坛上罕见的“艰难时世”的观察者和表达者,并被誉为“新小说”创始者)的小说这些年很火,人们从他的文字中寻找生与死的区别。


但是谁能知道,卡佛在写作这些句子时,面对的是穷困潦倒,他只能一边打工一边写作,挣扎着让自己记录下来活着的思索。因为这样的生活,卡佛对底层的描述入木三分。也因为这样的生活,卡佛,就像一直为奉献大爱所生存的梵高一样,直到死都没有看到自己被世界认可那一天。


但是世界认可他的爱,保留和传递他的信息。他是一个发现生的意义的纯文学家,留给人们意义:被爱。他与无数落寂中死去的人的不同是他在死前为后人留下了思考记录,永久活在了文学之中。


卡佛的父亲死于酗酒,他同样酗酒,他在终于坚强地戒了酗酒之后,又不幸死于吸烟。虽然作品获奖无数,写作却从来没有带给他生活中的改变,这是卡佛成名后接受访谈时常常提到的。他多次宣告经济破产,曾经靠失业救济金活了一年。唯一不同的是,他知道自己所写作的信息是自己在人世上的使命。


“孩子很小的时候,我们没钱。我们工作累得吐了血,我和我爱人都使尽了全力,但生活也没有任何进展。那时,我一直是干着一个接一个的狗屁工作。我爱人也一样。她当招待员或是挨家挨户地推销东西。很多年以后,她终于在高中里教书了,但那是很多年以后。我则在锯木厂,加油站,仓库里干过,也当过看门人,送货员,——你随便说吧,什么都干过。有一年夏天,在加州,我为了养家,白天给人家采郁金香,晚上饭店打烊之后,我给一家‘免下车餐厅’做清洁,还要清扫停车场。生活中有比写篇小说和写首诗更必要的事情,明白这一点对我来说是很痛苦的,但我只能接受。人要把牛奶和食物放在餐桌上,要交房租,要是在生与写作之间非得做出选择的话,我只能选择放弃写作。”  ------雷蒙德.卡佛


之前在《联想滴滴,腐蚀国有资产的寡头[七律]》一文提到过《韩非子 亡徵四十七条》,这里细观全文,以作感兴。


对比之下,再来分析无论是新冠疫情,中美未来,台独,立陶宛,澳大利亚,柳传志,欧美西方民主选举制度,还是王力宏,方方,张抗抗,马云赵薇,薇娅,胡锡进,白岩松,項立刚......,就都有了观察判断的依据。


诗之。



读亡徵四十七条


百谷收成俱应钟,万方景物兆重重。
意中衔负诗千首,身外天知惩几宗。
汉禅早聆司马草,秦碑空映大夫松。
古来多少颓衰事,坠绪悠悠遗墨中。



司马草,远志小草,【典故】 《世说新语·排调》:“谢公(安) 始有东山之志,后严命屡臻,势不获已,始就桓公 (温) 司马。于时人有饷桓公药草,中有远志,公取以问谢:‘此药又名小草,何一物而有二称?’谢未即答。时郝隆在坐,应声答曰:‘此甚易解,处则为远志,出则为小草。’谢甚有愧色。”


【今译】 东晋谢安 (字安石) 一直在东山隐居,后朝廷几次来旨征召他,实在不得已,才出任桓温司马。当时有人赠给桓一些药草,其中有远志,桓温问谢安:“这种药又叫小草,敢问为何一种药有两种称呼?” 谢安还未及回答,郝隆在坐,应声回答说:“这有什么难的,留在山中就叫远志,出了山就叫小草。” 谢安闻之颇有愧色。参见〖高卧东山〗。【释义】 后以此典分别借指隐居与出仕前后的微妙身份;或以小草谦指自己居官低微。





英媒:中国“共同富裕”实践给美国上了一课

2021年12月22日 07:42 参考消息



原标题:英媒:中国“共同富裕”实践给美国上了一课


参考消息网12月22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2月19日发表文章《中国“共同富裕”给美国的借鉴》,作者是拉娜·富鲁哈尔。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人开始得知北京减少不平等及创造更健康、更平衡的经济增长模式的努力。有关中国“共同富裕”的信息已经渗透进美国的主流电视节目以及一些全国性报纸。美国应该从中国的相关努力中吸取一些重要的经验教训——尤其是在增长方面更注重质量而非数量这一点。


在最近的一份研究纪要中,中国问题专家、思齐投资顾问公司创始人威廉·卡拉南认为,这些努力代表了一种“量化紧缩”,是从注重增长的数量转向注重增长的质量(更高的工资以及更多地关注可持续性)这一变化的一部分。虽然财政刺激措施有所增加,但这不是——就像可靠来源-隆巴德咨询公司所说的——“一种典型的中国刺激”,而是一项“更好向前发展”的计划,其重点放在清洁能源、智能基础设施和数字经济等领域。


这一切都是中国创建“双循环”经济的努力的一部分。这种经济基于更高程度的自力更生和自主创新,目的是提升高增长行业的生产率和收入。我认为,这是对北京来说非常合理的战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应该思考如何创造一个着眼于未来的新经济生态系统。


出于从地缘政治到环境的各种原因,将本地生产与不断增加的本地需求联系起来是合情合理的。正如大量研究显示的那样,这会创造更具弹性的供应链和更多备用供应链,并使制造商能够更快地向经济食物链的上游攀升。


中国实际上从美国学到了这种制造和产业政策。有趣的是,美国最具创新性的企业,比如特斯拉公司(其侧重点就是控制自己的供应链),从未放弃这种模式。事情不止于此。麦肯锡咨询公司最近对全球供应链经理的一项调查发现,近90%的人预计,未来的生产会出现更多的区域化和本地化现象。


美国可以从中国的“共同富裕”实践中学到的最后一课是,让商界领袖为不当行为承担个人责任是很重要的。


在经过公正审判后,将犯法的企业高管送进监狱,并在危机爆发前制止企业的越轨行为,这是一件好事。中国最近在保护投资者和证券法等方面的工作取得了一些进步。



亡 徵 四十七条




亡征,又名亡徵,是中国古代思想家总结出来的国家或一个社会实体、个体将亡的一些征兆,出自《韩非子·亡徵第十五》。




凡人主之国小而家大,权轻而臣重者,可亡也。


简法禁而务谋虑,荒封内而恃交援者,可亡也。


群臣为学,门子好辩,商贾外积,小民右仗者,可亡也。


好宫室台榭陂池,事车服器玩,好罢露百姓,煎靡货财者,可亡也。


用时日,事鬼神,信卜筮而好祭祀者,可亡也。


听以爵不以众言参验,用一人为门户者,可亡 也。


官职可以重求,爵禄可以货得者,可亡也。


缓心而无成,柔茹寡断,好恶 无决而无所定立者,可亡也。


饕贪而无厌,近利而好得者,可亡也。


喜淫辞而不周於法,好辩说而不求其用,滥於文丽而不顾其功者,可亡也。


浅薄而易见,漏泄而无藏,不能周密而通群臣之语者,可亡也。


很刚而不和,愎谏而好胜,不顾社稷而轻为自信者,可亡也。


交援而简近邻,怙强大之救而侮所迫之国者,可 亡也。


羁旅侨士,重帑在外,上间谋计,下与民事者,可亡也。


民信其相,下不 能其上,主爱信之而弗能废者,可亡也。


境内之杰不事,而求封外之士,不以功伐课试,而好以各问举错,羁旅起贵以陵故常者,可亡也。


轻其适正,庶子称衡, 太子未定而主即世者,可亡也。


大心而无悔,国乱而自多,不料境内之资而易其邻敌者,可亡也。


国小而不处卑,力少而不畏强,无礼而侮大邻,贪愎而拙交者, 可亡也。


太子已置,而娶於强敌以为后妻,则太子危,如是,则群臣易虑者,可亡也。


怯慑而弱守,蚤见而心柔懦,知有谓可,断而弗敢行者,可亡也。


出君在 外而国更置,质太子未反而君易子,如是则国摧;国摧者,可亡也。


挫辱大臣而 狎其身,刑戮小民而逆其使,怀怒思耻而专习则贼生,贼生者,可亡也。


大臣两重,父兄众强,内党外援以争事势者,可亡也。


婢妾之言听,爱玩之智用,外内悲惋而数行不法者,可亡也。


简侮大臣,无礼父兄,劳苦百姓,杀戮不辜者,可亡也。


好以智矫法,时以行杂公,法禁变易,号令数下者,可亡也。


无地固,城 郭恶,无畜积,财物寡,无守战之备而轻攻伐者,可亡也。


种类不寿,主数即世, 婴儿为君,大臣专制,树羁旅以为党,数割地以待交者,可亡也。


太子尊显,徒属众强,多大国之交,而威势蚤具者,可亡也。


变褊而心急,轻疾而易动发,心悁忿而不訾前后者,可亡也。


主多怒而好用兵,简本教而轻战攻者,可亡也。


贵 臣相妒,大臣隆盛,外藉敌国,内困百姓,以攻怨雠,而人主弗诛者,可亡也。


君不肖而侧室贤,太子轻而庶子伉,官吏弱而人民桀,如此则国躁;国躁者,可亡也。


藏恕而弗发,悬罪而弗诛,使群臣阴赠而愈忧惧,而久未可知者,可亡也。


出军命将太重,边地任守太尊,专制擅命,径为而无所请者,可亡也。


后妻淫乱, 主母畜秽,外内混通,男女无别,是谓两主;两主者,可亡也。


后妻贱而婢妾贵, 太子卑而庶子尊,相室轻而典谒重,如此则内外乖;内外乖者,可亡也。


大臣甚贵,偏党众强,壅塞主断而重擅国者,可亡也。


私门之官用,马府之世绌,乡曲之善举者,可亡也。


官职之劳废,贵私行而贱公功者,可亡也。


公家虚而大臣实, 正户贫而寄寓富,耕战之士困,末作之民利者,可亡也。


见大利而不趋,闻祸端而不备,浅薄於争守之事,而务以仁义自饰者,可亡也。


不为人主之孝,而慕瓜夫之孝,不顾社稷之利,而听主母之令,女子用国,刑馀用事者,可亡也。


辞辩而不法,心智而无术,主多能而不以法度从事者,可亡也。


亲臣进而故人退,不 肖用事而贤良伏,无功贵而劳苦贱,如是则下怨;下怨者,可亡也。


父兄大臣禄秩过功,章服侵等,宫室供养大侈,而人主弗禁,则臣心无穷,臣心无穷者,可亡也。


公胥公孙与民同门,暴慠其邻者,可亡也。


亡征者,非曰必亡,言其可亡也。夫两尧不能相王,两桀不能相亡;亡王之机,必其治乱,其强弱相踦者也。木之折也必通蠹,墙之坏也必通隙。然木虽蠹,无疾风不折;墙虽隙,无大雨不坏。万乘之主,有能服术行法以为亡征之君风雨者,其兼天下不难矣。

今文翻译


凡属君主国家弱小而官员强大的,政府权轻而政客权重的,可能灭亡。


轻视法令而好用计谋,荒废内政而依赖外国的,可能灭亡。


群臣喜欢私学,贵族子弟喜欢辩术,商人在外囤积财富,百姓在家中忍饥挨饿的,可能灭亡。


上流社会嗜好宫殿楼阁池塘,爱好车马服饰玩物,喜欢让百姓疲劳困顿,压榨挥霍钱财的,可能灭亡。


办事依靠挑选吉日良辰,只敬奉鬼神,迷信卜筮,喜好祭神祀祖(而不实干兴邦)的,可能灭亡。


君主听取意见只凭爵位的高低,而不去验证意见是否正确,只通过一个人来通报情况的,可能灭亡。


政府官职可以靠权势求得,爵禄可以用钱财买到,可能灭亡。


政府办事迟疑而没有成效,软弱怯懦而优柔寡断,好坏不分而无一定原则的,可能灭亡。


极度贪心而没有满足,追求财利而爱占便宜,可能灭亡。


喜欢浮夸言辞而不合于法,爱好夸夸其谈而不求实用,迷恋华丽文采而不顾功效的,可能灭亡。


君主浅薄而轻易表露感情,泄露机密而不加隐藏,不能严密戒备而通报群臣言论的,可能灭亡。


凶狠暴戾而不随和,拒绝劝谏而自认高强,不顾国家安危而自以为是的,可能灭亡。


依仗盟国援助而怠慢邻国,倚仗强国支持而轻侮邻近小国的,可能灭亡。


一国外来的侨居游士,一边把大量钱财存放在国外,却一边上能参与国家机密,下能干预民众事务的,可能灭亡。


民众只相信相国,下面不服从君主,君主又宠信相国而不能废弃他的,可能灭亡。


国内的杰出人才不用,反而去搜罗国外的人士,不按照功劳考核政绩,而喜欢凭借名望任免官员,侨居游士升为高官而凌驾于本国原有大臣之上的,可能灭亡。


轻视培养民意认可的合格继承人(轻视正妻嫡子,庶子和嫡子并重),不能妥善培养确立继承人而君主就去世了的,可能灭亡。


君主狂妄自大而不思悔改,国家混乱还自我夸耀,不估计本国实力而轻视邻近敌国的,可能灭亡。


国小而不处卑位,力弱而不畏强势,没有礼仪而喜欢侮辱挑衅邻近大国,贪婪固执而不懂外交规则的,可能灭亡。


太子已经确立,君主却又娶强大敌国的女子作为正妻,太子的地位就会危险,这样一来群臣就会变心分裂;群臣变心分化,可能灭亡。


胆小怕事而不敢坚持己见,问题早已发现而没有决心去解决,知道可以怎样做,但决定了又不敢去做的,可能灭亡。


君主出国在外而国内另立君主,做人质的太子没有回国而君主又另立太子,这样国人就有二心;国人有二心的,可能灭亡。


折磨污辱了大臣而又亲呢他,惩罚了小民而又反常地使用他,这些人心怀不满,不忘耻辱,而君主又和他们特别亲近,那么劫杀事件就会产生,劫杀事件产生的,可能灭亡。


两股大臣势力同时得到重用,君主亲戚人多势强,内结党羽外借交援来争权势的,可能灭亡。


听信婢妄的谗言,使用近臣的计谋,内外悲愤而一再干违法之事的,可能灭亡。简慢凌侮大臣,不知尊敬亲戚,劳累百姓,杀戮无辜的,可能灭亡。


君主好用智巧改变法制,常用私行扰乱公事,法令不断改变,号令前后矛盾的,可能灭亡。


地形不险要,城墙不坚固,国家无积蓄,财物贫乏,没有防守和打仗的准备却轻易去进攻别国的,可能灭亡。


王族短命,君主接连去世,小孩子当了国君,大臣专权,扶植外来游士作为党羽,经常割地来换取外援的,可能灭亡。


太子尊贵显赫,党徒人多势强,与许多大国交往密切,而个人威势过早具备的,可能灭亡。


性情偏激而急躁,轻率而容易冲动,积忿易怒而不思前顾后的,可能灭亡。


君主容易发怒而喜欢打仗,放松农耕而不注重军事的,可能灭亡。


贵臣互相嫉妒,大臣权重势盛,在外凭借敌国,在内困扰百姓,以便攻击冤家对头,而君主不诛戮他们的,可能灭亡。


君主无能而他的兄弟贤能,太子势轻而庶子势强,官吏软弱而百姓不服管教,这样的话国家就会动荡不安;国家动荡不安,可能灭亡。


君主怀恨而不发作,搁置罪犯而迟迟不动刑,使群臣暗中憎恨而更加忧惧,因而长期不知结果如何的,可能灭亡。


带兵在外的统帅权势太大,驻守边疆的长官地位太高,独断专行,直接处事而不请示报告的,可能灭亡。妻子淫乱,太后养奸,内外混杂串通,男女没有分别,这样就形成了两个权力中心;形成两个权力中心的,可能灭亡。


正妻贱而婢妾贵,太子卑而庶子尊,执政大臣轻而通报官吏重,这样就会内外乖戾;内外乖戾的,可能灭亡。


大臣非常显贵,私党人多势强,封锁君主决定而又独揽国政的,可能灭亡。


豪门贵族的家臣被任用,历代从军的功臣却被排斥,偏僻乡村里有善名的人得到选拔,在职官员的功劳反被抹杀,推崇私行而轻视公功的“,可能灭亡。


国家空虚而大臣殷实,常住户贫穷而客居者富裕,农民战士困顿,而工商业者得利的,可能灭亡。看到根本利益不去追求,知道祸乱的苗头不加戒备,带兵打仗的事懂得很少,而致力于用仁义粉饰自己的,可能灭亡。


不遵行君主的孝道,而仰慕一般人的孝道,不顾国家利益,而听从母后命令,女人当国,宦官掌权的,可能灭亡。


夸夸其谈而不合法令,头脑聪明而缺乏策略,君主多才多艺而不按法度办事的,可能灭亡。近臣得到进用而故臣却被辞退,无能得以重用而贤良却被埋没,无功的人地位显贵而劳苦的人地位卑下,这样臣民就要怨恨;臣民怨恨的,可能灭亡。


父兄大臣的俸禄等级超过他们的功劳,旗帜车服超过规定的等级,宫室的供养太奢侈,而君主不加禁止,臣下的欲望就没有止境;臣下欲望没有止境的,可能灭亡。王亲国戚和普通百姓同里居住,横行霸道欺压邻居的,可能灭亡。



有亡国征兆的,不是说国家一定灭亡,而是说它可能灭亡。两个唐尧不能相互称王,两个夏桀不能相互灭亡;灭亡或称王的关键,必定取决于双方治乱强弱的不平衡。木头的折断一定由于蛀蚀,墙壁的倒塌一定由于裂缝。木头虽然蛀蚀了,没有急风不会折断,墙壁虽然有了裂缝,没有大雨不会倒塌。大国的君主,如能运用法术作为暴风骤雨去摧毁那些已有灭亡征兆的国家君主,那么他要兼并天下就不难了!



韩非,生于周赧王三十五年,卒于秦王政十四年(约前281年-前233年),韩非为韩国公子(即国君之子),战国末期韩国人(今河南省新郑)。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政论家和散文家,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后世称“韩子”或“韩非子”,中国古代著名法家思想的代表人物。


亡征,就是灭亡的征兆,作者自为界说道:“亡征者,非曰必亡,言其可亡也。”关于“亡”的主词,从字面上看是国家,但因为韩非将专制君王与国家等同起来,因而事实上文中所讨论的四十七条“亡征”中,有些确是关系到国家的,有些是同时涉及到国家与君王个人利益,更多的则只是影响到君王个人权力和地位的巩固而已,即使君主灭亡了,也于国于民无妨,故而不可一概而论。



尽管如此,这四十七条极宏观又极微观、极恢宏博大又极细致深入的征兆是韩非前代治乱兴衰经验教训的全面总结,又是对于战国末期政治斗争的高度概括,剔除其为专制集权张目的内核,其中仍有许多借鉴意义



===============
上述字面翻译中有诸多错误,引用者务要仔细,如将“商贾外积,小民内困”中的“内困”二字,译成“崇尚私斗”,错得离谱,其它尚有多处妄揣意译,谬离千里。


欧美抵制北京冬奥会的理由是陈词滥调的新疆棉花,说辞却是因为中国通过2008北京奥运会加速崛起。如此典型的「诗亡隐志」“君主好用智巧改变法制,常用私行扰乱公事,法令不断改变,号令前后矛盾的,可能灭亡。”




英国专家文章:中国“吃了西方的午餐”是曲解


2021年12月21日 08:13 参考消息





原标题:英专家文章:中国“吃了西方的午餐”是曲解


参考消息网12月21日报道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12月17日发表文章,作者系英国政治和国际关系分析师汤姆·福迪,文章称,说中国吸走了西方的资金是对历史的曲解。全文摘编如下:


20年前的这个月,中国成为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中国的入世得到了美国的支持,北京盛赞其为中国改革开放和与世界融合的里程碑式时刻。


现在,美国政客公开嘲笑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美国重大战略败笔之一。他们认为,北京参与全球通行的关税和贸易规则,对西方就业和制造业构成了沉重打击。企业都把业务转移到了东方,把中国变成今天的全球巨人和工业强国。


但西方对制造业和工业的削弱是一项深思熟虑的政策,不是中国“窃取”了它。玛格丽特·撒切尔和罗纳德·里根是主要驱动者,他们认为保护主义政策、通胀飙升和工会组织在经济上是灾难性的,自由市场的好处将给所有人带来繁荣。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成为这一政策的最大受益者,而这一过程的支持者们从未想到公司会慢慢发现中国是一个比自己原有的市场更重要的市场。2001年只是一块跳板,而不是问题的起因。


但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吃了西方的午餐”?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就经常把北京的崛起描述为中国以牺牲与之做生意的国家为代价赢得的零和游戏,这具有误导性。中国融入全球经济为西方企业带来巨额收入,而这些钱是它们在其他国家无法获得的。


此外,中国的入世打开了世界最大的出口市场,为外国直接投资创造了新来源,压低了物价和通胀水平,西方消费繁荣得以蓬勃发展,并间接推动了中国游客和留学生的增长。


说中国吸走了西方的资金是对历史的曲解。中国只是占据了在全球经济中传统上应有的地位。


中国真的吃了西方的午餐吗?不,它没有。但它无疑是坐在美国及其盟友为其摆放的桌子上用餐。


本文发表于 2021-12-20 02:26:52 ,被阅读过 199 次   
点赞(0)
收藏文章(0)
向编辑推荐

点击分享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回复: “@楼主”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
湯安 男 2岁
高级顾问
海外省市
注册日期:2014-09-29
最近登录:2022-05-22
作品数量:435
空间人气:217166
粉丝人数:47
关注的人:0
最近访客

飞文染翰

百合韵书社

一叶一枝

云鹏组合

苍松子

海珠儿

山水存真

苍穹云龙

嘉韵

龙翔宇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