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之花的个人空间

  
如何鉴赏七绝诗      文/【友谊之花(acacia)】   
谈谈七绝鉴赏,还是为了引起爱好者注意这个问题。通过比较,明白自己在哪一个层面,好继续努力上进。许多学习近体诗者都是从五绝七绝入门,以为好写,其实不然。目前在对七绝诗的鉴赏上存在一些问题,故本人分析如下,对于鉴赏的层次,没有权威判定,供大家参考。
第一层:不是诗。是顺口溜、打油诗、说教诗、滥情诗。 顺口溜、打油诗容易写,因为它们都有口语化特点,符合我们今天的说话习惯,只要在词句上稍加压缩,押上韵即可。民歌、山歌属于这种类型,张口就来,几句大白话,想到什么说什么。
    此外,说教诗、滥情诗也是这个类型,或说明一个道理,或表达某种感情,不论有没有诗意。说教诗比较好辨别,干巴巴的几句,就是押韵的论文,极端形式如中医的汤头歌诀,不过借用了七绝的外壳来传播知识。
     滥情诗辨别麻烦一些,因为情感这东西容易骗人。道理有新旧深浅,最好的如《题西林壁》这种,所写老庄境界,还不是诗,但由于提炼得不错,我们也能接受。总起来说,顺口溜、打油诗、说教诗、滥情诗都只有七绝的外形而没有其内涵,是用非诗的要素取代了诗,根子在作者不知诗为何物。
    诗为何物?这不好说,大致说来就是用诗特有的形式完美表达的某种新经验。由于太笼统,不能一条二款拿来作为衡量的标准,需要自己去学习感悟,逐渐培养出关于它的感觉来。例如:
    万亩虾塘几户开,满园橙果独家栽。
    何因能出斯奇迹?唯有春风改革来。
(老干体,政治说教而已)
第二层级:似诗。但有语病,或理有亏欠,或堆砌辞藻,或淡而无味。
      一种变是专找些古色古香的辞藻、典故来装扮,以为一装扮就好了;一种变是词句不按常规处理,进行大幅度跳跃割裂,搞得前言不搭后语。
第三层级:好诗。语感建立,且畅达有味。
到了这一层,一般都觉悟了:词句流畅,意思连贯,不仅如此,还有一定的诗意。
      看看李白的七绝,那一句不通?哪一首意思不连贯?都是那么流畅自然,好像信手拈来,全不费力,但又诗意十足。写诗到这一步较难跨越,我的经验是要感悟。等你哪天脑子里电光火石一闪,突然悟到就好了,尤其它那节奏、韵律、调子,好像是从你脑子里自然生成的,这时你就进到第三层,即入门了。
      说穿了这是个语感问题,不仅写诗如此,写小说散文也是如此。殊不知意思表达固然重要,但光有这个还不行,诗文是语言的艺术,除了意思外还有节奏、韵律、语调等讲究。学校里老师讲课总是讲段落大意,中心思想,而那文气——节奏感、韵律感、调子却被忽略了。
第四层级:巧诗。精巧但含蕴不够深厚。
   写得顺畅且有一定诗意,这叫“好”。在“好”的基础上进一步叫做“精”。“精”就是精当、精巧,有巧思。写到这一层比较难判断了,因为几乎挑不出毛病,意韵畅达,不乏巧妙,且有诗意。
    王维的辋川诗不用巧,写月就明,写泉就清,写夕阳就照,写花就开落,反而意味无穷,这是要特别注意的。

1.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
  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
(李白《子规》。排比精巧。)
2.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朱庆馀《近试上张籍水部》。比喻新巧,但此外就没有更多东西了,所以单薄,不如其“鹦鹉前头不敢言”。)
第五层级:妙诗。境界全出,风格形成。
境界与风格是写作水平到达高级后才会出现的一种现象,而不是任何作者与诗作都有的,至少在前三个层级不会出现。
    “好、精、绝”是写诗的三个境界,具有风格说明你到了“绝境”,绝境哪有那么容易?首先是技艺要过关,就是前面说的那几层要过,此外是有新意,要创新,这一点特别重要。创新不只是个技巧问题而是修养与素质问题,缘于你对社会、人生和自然的深思与敏悟,这是才华。
     值得注意的是,在说到某诗时我们说某句好,某句境界全出,但不可忽略整体性要素,这一句须得放进全诗来看,而非孤立无援。问题多出在这里,很多人不是看不到某一句好,而是他不能把这一句与整体联系起来。
      欣赏七绝,一般说来一二句看功底,三四句看才华,但终归要把它们统合起来,这时你心里很可能会有某种气象、境界之类的感觉(一种精神品质),这就是茵加登的“形上质”。“冷于陂水淡于秋,远陌初穷到渡头。赖是丹青不能画,画成应遣一生愁。”(司马池《行色》)一二句非常漂亮,但三四句俗笔,不是好诗。如果气象、境界高妙,即便个别地方有问题也无关紧要,怕就怕结构性坍塌。

本文发表于 2017-07-04 21:22:34 ,被阅读过 593 次   
点赞(0)
收藏文章(0)
向编辑推荐

点击分享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回复: “@楼主”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