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点评 > 诗部
《 川西快诗刘昌平其人其诗》
发布于1970-01-01 08:00 点击:1105 评论:0 作者:中国土裙部落

1、本栏目系点评栏目,不定期挑选站内作品任诗友点评,诗友可以较详细地对作品进行点评.发表见解,百花齐放。

2、选出挑选若干评论推为“精评”。

3、与评论主题无关的评论或跟评,网站有权删除。


《 川西快诗刘昌平其人其诗》

                       文/ 汪贵沿

      大凡接触过昌平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幽默诙谐,自信帅气的老顽童。一生爱好广泛,诗歌和围棋是他的独爱,很多年都如此,不是茶园喝着盖婉茶下棋,就是在写诗的情趣里犯傻。昌平是一名中学教师,专业教政治,讲哲学,由于写诗弄文,他的课讲得很生动,经常从政治高度偏离到文学范畴,所以学生们都愿意听他的课。
      昌平写诗很快,如绘画速写一般,抢七步而成诗,所以健鹰和我经常调侃他,为他计算着下一个步子,幽默的称他为“川西快诗手”就如当年美国西部牛仔里“西部快抢手”一样。
      写诗是一种乐趣,重要是开心快乐,轻松自由不拘小节,玩成一种心态,不关乎名利,这点我和健鹰都很认同。有时间就玩玩,如喝酒抽烟一样,想写就写,没人逼你怎样?不写一样过日子。这些年他的诗突破很大,特别是从那一组《狼的图腾》系列诗开始,就再没有停下来:群狼无敌 / 力量/决不是简单的加法/这森林法则的傲视者/智商 与星月等高!/一路星光崎岖 生死追杀/猎物的血 擦亮狼牙的锋刃/......《群狼无敌》........这刻 让月光母性的手指/直抵我 疲倦的心灵/让同伴锋利的听觉 守护 我的梦境/这片刻的安宁 一匹狼/如 一柄入鞘的刀/敛没寒光 暂别了厮杀和血腥/万籁俱寂 月华如水/一匹狼小憩的睡态 让我想起/一位在前线指挥所 打盹的将军……《月下小息》。这一系列的狼写照,不容分说,就知道诗人有一种抱负一直压抑在内心深处,不得施展。只有通过诗意的语言去达到某一种发泄.......由于写诗的专注,诗人对生活和环境就有着特殊的敏感性,看到高铁的通车,光阴在额际快速的流失,不由得想起了童年的火车:捏一把乡愁,把故土青青的思念/捏出汁,捏出泪/捏成出于蓝的痛感/涂一身呼啸,洞穿归心//从时光上游驶来/一列怀旧的颜色/像老家曾经的清流/总在灰色的梦境靠站.....绿皮裹紧颠沛的伤口/一轨直抵镇痛的酒碗/行囊很沉/塞满老家一片绿原......《绿皮火车》。诗人用笔如刀,雕刻在字里行间,让人产生一种痛,一种刻骨铭心的思念。还有:芦花挣扎的样子/像绝望的扫帚/想把秋风扫走//最终/会扫来一片雪/比芦花还白......《芦花》特别是:这个日子,菊黄夕阳/几朵开在异乡/几朵开在心上/登上九月九,一杯醉倒乡愁/一腔故土/茱萸大把大把疯长/……《九月九》这些意境的营造,可谓独具匠心。昌平的诗,笔法老道,是很多年熬出的笔头,所以无论遇事遇物,只要拧开管口,那些漂亮的句子就如水般洋溢出来,一发不可收。例如:植物也有情绪不稳定的/在秋风皮鞭下/冲冠一怒,殷红的血性/开成一束宣言/.....不鸣而冠,雄性的怒放/以斧形,剖开荒烟漫草的秋云/听鸡啼如花不平则鸣……《鸡冠花》。最让人亮眼睛的诗还是要算一组近作,一种让人想象穿越的陶醉:......线装翻开花痴的狐妖/格窗剪芯,豆火如桃/一尾入骨的缠绕/书生自焚,一册殉情倾城/......浸入狐仙媚眼/一枚情种撑破月光/捂在心口芽,一页页萌开绝唱/一夜月黑风高的恋情/一半是人,一半是妖//只是一合书,闭了/情债追讨/前世一滴眼泪,湿了月色/一枝桃花的爱情/其华染血千年/香痛今宵……
      昌平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才华横溢,潇洒自娱,热心助人的人;更能自己导演好自己角色的人。无论做人做诗都是很成功的,有人说,以前不了解这个人,自从最近看了他很多作品,原来他才是一个多情的人,如一杯茶越品越有味道......

【桃枝妖妖】

文/刘昌平



桃枝妖妖
艳了月黑,香了风高
妖一狐出没,衣袂飘飘
妖一豆烛火,恍若的隔世劫数
爱如刀,染红一剪桃

点墨晕开,情节离奇般真实
红酥手,摘一池闲阁香消
枝头绽开锦书
前世私奔桃花孤岛

灼灼泪烫,佳话焚烧
妖妖一枝,忘情拥抱
香艳传说,开梦境人面如桃
逆流的诗经
情,泊一水渺渺


线装翻开花痴的狐妖
格窗剪芯,豆火如桃
一尾入骨的缠绕
书生自焚,一册殉情倾城
如何逃?
一槐老树,流萤飘飘

浸入狐仙媚眼
一枚情种撑破月光
捂在心口
芽,一页页萌开绝唱
一夜月黑风高的恋情
一半是人,一半是妖

只是一合书,闭了
情债追讨
前世一滴眼泪,湿了月色
一枝桃花的爱情
其华染血千年
香痛今宵

【绿皮火车】



文/刘昌平

捏一把乡愁,把故土青青的思念
捏出汁,捏出泪
捏成出于蓝的痛感
涂一身呼啸,洞穿归心

从时光上游驶来
一列怀旧的颜色
像老家曾经的清流
总在灰色的梦境靠站

绿皮裹紧颠沛的伤口
一轨直抵镇痛的酒碗
行囊很沉
塞满老家一片绿原

坐进去,节奏的色彩
像窗外扑面的青山
一路孤独,被一腔粘稠的泪水
漆成,老家菜畦碧绿的呼唤

【犁月光】



画/杨健鹰,文/刘昌平

犁一汪月光,翻出艰辛的伤
合拢又破碎的日子
圆缺依旧,阴晴无常

千年的村庄
被牛拉着,一圈一圈
走不出,一汪水凼
额头越犁越深
混淆了倒影,是一方田
还是淹死过先辈的水塘

犁月光,如吹一碗浊水
想让它清亮
脚比犁更深入泥水
心有牛劲
犁了几千年,月
一直挂在天上

【题兰堂君赠健鹰青田石印】



印/兰堂周育伦,文/昌平

走刀入骨,石破
绝非嗒嗒马蹄
轻叩,向晚青石
阶阶肤浅的诗意

如蝶,也走刀
破茧刃上,如舞如蹈
雕琢,灵性凹凸鲜活
印一双翅影

青田石蕴魂自重,等一把刀
等过了,水润木养
等过了,火炼土藏
金石灵犀碰撞,铭心一刻
一方前世胎记
入血一印,厚重如信

古意承载于心
似拙还灵
鹰啸内敛
一读却有风声

【《芦花》】



文/昌平


看见,芦花一片白
心一紧,这熟悉的
回光返照
我知道季节要黑了

水愈流愈迟钝
遥远的红太阳
早已西去

芦花挣扎的样子
像绝望的扫帚
想把秋风扫走

最终
会扫来一片雪
比芦花还白



点赞(0)
打赏
向编辑推荐
分享:
最近访客
发表评论
回复:  
网名: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
中国土裙部落保密0岁
高级会员
注册日期:2016-02-22
最近登录:2016-02-29
作品数量:12
空间人气:10919
粉丝人数:0
关注的人:0
最新帖子
《曾公国藩赋...  08/20太湖山好水甜...  05/30菊花词  11/06唱歌有感  08/10七绝-掬露煮...  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