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之花的个人空间

  
词的对仗      文/【友谊之花(acacia)】   
《词的对仗》
一、词的对仗特点
    对仗是古典诗词的重要艺术手段之一,在词中有广泛的运用。但词的对仗与律诗对仗不一样。大致说来,有以下差异:
(一)没有固定位置。律诗每句字数相等,具有平仄交替、平仄对立和平仄相黏的严格要求,理论上,每一韵、每一联都可以形成严格的对仗。词调绝大多数都是长短句,只有词句相邻、字数相等,才有对仗的可能。
(二)没有严格要求。律诗的对仗有固定的位置,颔联、颈联必须对仗,而且注重平仄对立,忌讳两句有重字。词的对仗,很多时候只是约定俗成,可以对仗,也可以不对仗,对仗只似骈偶,可以平仄对立,也可以平仄相黏,两句可以重字,甚至可以重韵。
(三)对仗灵活多样。词的对仗,除了偶对,还有鼎足对、扇对等形式。即词中对仗,包括两句对、三句对和四句对。对仗首句前面可以加领字或逗句,形成衬逗对。另外,有些对仗非常宽,如七言句,前面四字作工对,而后面三字几乎不对。
二、词的对仗分析
词的对仗,究竟有无规律,究竟如何把握?我们在读词、填词时可以注意以下规律:
    (一)体近律诗的多含对仗
    初时小令,体式多从律诗、绝句中变化而来,这类词,多含对仗,而且要求也相对严格。常见的如《鹧鸪天》词,其三四句必用对仗;平调《浣溪沙》词,四五句必用对仗。如宋·辛弃疾《鹧鸪天》:
    陌上柔桑初破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村头荠菜花。

如宋·晏殊《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仄韵如《生查子》、《玉楼春》等,虽皆为五言、七言律句,盖仄韵本宜拗怒,故少用对仗。然仍有用之者,如近现代·夏承焘《玉楼春 题曙岑翁词卷》,三四句用对仗:
钱塘十载花如雾。畴昔江头寻梦路。南陔花事北堂心,西子湖船东道主。    鸥汀鹭渚逢迎处,作达何人赓健句。臂弓休问少年豪,市帚犹能垂老舞。
(二)两片头处短句多用对仗
两片片头,如果同是两个以上的三字句或两个以上的四字句,基本都要对仗。六字句如《西江月》亦要对仗。如五代·韦庄《更漏子》,两片头皆用对仗,甚至其它两处,亦皆用对仗:
钟鼓寒,楼阁暝,月照古桐金井。深院闭,小庭空,落花香露红。    烟柳重,春雾薄,灯背水窗高阁。闲倚户,暗沾衣,待郎郎不归。
(三)一些词牌固定位置多用对仗
一些词牌的固定位置,多用对仗,
如《忆江南》两个七字句,《满江红》上下片两七字句,
《沁园春》上下片一字领后扇对,约定俗成,几无例外,皆宜遵守。如清·纳兰性德《江南好》:
江南好,一片妙高云。砚北峰峦米外史,屏间楼阁李将军。金碧矗斜曛。
如宋·岳飞《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同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憾,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四)作者表达声情需要使用对仗
词中只要相邻的两个句子,字数相等,原则上都可以使用对仗。词作者往往根据声情需要,特别对一些四言句,经常使用对仗。这些对仗,并没有明显的约定俗成,一个作者的不同词作中对仗不同,同一词牌,前后人唱和,使用对仗情况也多不相同。如:
宋·辛弃疾《永遇乐 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本文发表于 2017-08-06 08:40:01 ,被阅读过 729 次   
点赞(0)
收藏文章(0)
向编辑推荐

点击分享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回复: “@楼主”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评分:               
内容:
呼朋唤友(@好友)
    
举报不良评论评论列表